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3twu9寓意深刻都市言情 明尊-第一百八十章九洲三島藏遺物,魔道陰險算計深讀書-blas0

明尊
小說推薦明尊
钱晨为了从九幽之中唤回这两个上古魔魂,足足在祭神台这耽搁了十一天。
如今两件神器胚胎炼成,也算是验证了他和烛九阴的一个猜想。
烛九阴借助腾空剑向钱晨传音道:“劳烦大兄出手!等到大兄找回其他几尊金人,我等又要多两个兄弟了!”
“其他几位金人,你是否有了线索?”
钱晨等待着殿外黑暗结束,他手抚祝融血刃,参悟其内魔魂蕴含的太古神道之密,同时以那一炉魔化的灵丹,将丹中的天魔犹如小食一般,喂养着里面的太古魔魂。
修道人、炼丹师畏之不及的魔头,就这么在钱晨手中像鱼食一般,被投喂给血刃内懵懵懂懂的祝融魔识。
“天周神朝末年,九幽魔劫,降临天下大乱!”
“就连地仙界的九洲都在劫数之中摧毁了三洲,岱屿、员峤、瀛洲沉没大半,后来始皇立国之际,念及九洲不圆满,便远征域外,灭了昆仑、蓬莱和方丈大世界,将其融入地仙界化为新三洲。此时大兄可知道……”
钱晨微微点头:“始皇活干的不干净啊!那三个大世界的残余道脉,趁着仙秦灭亡,非但重立了道统,甚至还有图谋九洲正统之心。”
“仙汉灿烂之际,曾经远征这三洲,居然败了数次,后来还是中土道门的三大道脉,联手方仙道,汇聚赤县神州中土、海外八百旁门,三千左道,远征三洲。才灭了他们八成的道统,让他们老实下来!”
“但也因此,中土修士倾囊而出之际,也被西荒大漠的佛门修士找到了机会,渗透进了中土,立下了根基……”
烛九阴冷笑道:“始皇哪里看得上那群人?他派麾下大方士徐福远征那三个大世界的时候,还是徐福自作主张,才留下了那些余孽!”
“而且谁又能想到,仙秦如此强盛,竟也一遭覆灭!”
烛九阴拥有太古钟山之神烛龙的记忆,这位太古大神的记忆中,太古混沌界可谓是仙人不如狗,道君满地走,也只有如今的道尊境界,太古的神道帝君,才能抖一抖!
因此祂一向不太看得起如今的修行界。
但提起仙秦,许是罗天仙器记忆中那无尽辉煌的仙朝,实在太过夺目,竟然也有些许遗憾和钦佩的语气。
钱晨记忆中倒没有仙秦的辉煌,提起这个影响中土极大的仙朝,甚至可以说是斩断了天夏、天商、天周三大神朝的时代地仙界和天界的联系,几乎可以称为绝地天通,奠定天人格局的仙朝。
女神的特種兵王
大宋將門
他只能感受到太上满满的恶趣味。
“说起来,三洲叛乱,便是徐福的道统作祟之故!其所立宗门曾经占据昆仑洲,甚至将昆仑改名瀛洲,趁着仙秦破灭,联合三洲余孽断绝直道,清理忠于仙秦的方士修士。得以割据数万年。”
“仙汉之际,神州反攻三洲,却也没能破灭了他们的道统。这些余孽自号三仙岛,非但在三洲之上根基深厚,更是设法升起天周末年在劫中毁灭的三洲残骸,立下蓬莱三宗。一面隔绝神州和三洲的海外联系,一面暗中渗透到神州的海外修行界,继续暗中图谋九洲正统!”
钱晨语气淡淡道。
“作死!”烛九阴冷笑:“神州作为九洲正统,与天界不知有多少香火情,当年仙秦最为强盛之际,都没敢灭掉神州的许多道统……就凭他们!”
钱晨好奇道:“灭了几家?”
“始皇令天下宗门献上自家典籍,也就灭了四百六十余家不肯的仙门而已!”烛九阴淡淡道:“你们道门收录的正经道脉,自然无人敢惹。但八百旁门,三千左道,却是……”
“嘶!”钱晨抽了一口冷气道:“你们这是欺负老实人啊!”
“那些仙门要么是没有道君祖师,要么便是祖师已经陨落,这等没有后台的货色,也敢抗拒始皇诏令,那不就是作死吗?”烛九阴不以为意。
“难怪仙秦破灭的轰轰烈烈,行事太过酷烈,未必无因。”钱晨总结道。
“若那三洲在仙秦破灭后叛乱割据,那送回去维修的两尊金人,应该落入了那蓬莱三宗手中。加上我隐隐约约感应到,还有一尊金人在大战之后,残骸坠入了海外,不知沉在哪个海渊里面。如今还在地仙界的,便只有这三尊金人了!”
烛九阴说出的消息,让钱晨紧皱眉头。
良久,他才微微点头道:“昔年仙汉数百列候,每一尊都是元神真仙,数十诸侯国,每一国都是有神器底蕴镇压的上古世家,神州以举洲之力东征三洲,蓬莱三宗余孽能苟延残息,必然也有不逊于神器的底蕴。”
“若是仙秦遗留的罗天仙器,那倒也说得过去。如此,三仙岛要抗衡中土道门,乃至佛门的压力,那两尊金人应该就在海外三岛上。”
“难怪蓬莱三宗的本宗实力,渐渐都转移到三岛之上,反而三洲的广大之地,却成了他们培养人才,收拢资源的储备基地。”
“三岛隔绝三洲和神州的交通,令四洲之间各个宗门渐渐失去联系,中土已经有近千年没有三洲的消息了!这两尊金人,想要图谋很是困难啊!”钱晨也有些麻爪。
想要图谋人家的镇宗之宝,不非得把三仙岛打下来不可?
蓬莱三宗,那是可以和中土道门掰腕子的超级势力。
灵宝道在海外扎根数十万载,都未能打通前往三洲的交通,固然有少清剑派四处惹事,招惹了一大堆仇敌的原因,但蓬莱三宗的实力,也可见一斑。
钱晨如今元神还未成就,就打人家的镇宗之宝的主意。
一等纏愛:狂少跪下來 殷喬
说出去,任谁都要笑他痴心妄想。
烛九阴却对钱晨有十分的信心:“大兄不必急于一时,以兄的跟脚,至多不过五千载,便能叫三洲余孽尽皆低头。唯一可虑的,便是那大方士徐福是否是假死……”
钱晨低头一个踉跄:“徐福还在呢?他在仙秦时期便是道君级数的大方士了吧!”
“此人也是方士之中的一个异数。始皇令他远征三大世界后,便察觉他有些欺瞒之处,但当时仙秦正和其他大世界开战,陆陆续续毁灭了十二个大世界,便没有心思追究这些。再后来,我们十二兄弟被炼制出来,此人便因为祭炼一宗神通受了反噬,很快便身死道消了!但当时我等推演,怀疑那个神通,乃是一门金蝉脱壳的大法。后来三世皇帝不欲追究,便放过了他一马。你说三洲修士敢断绝直道,杀忠于仙秦的官吏。我便知道应该是他在搞鬼,不过以此人心性,纵然不死,境界只怕也还不如之前。”
“对大兄你来说,已是冢中枯骨,不足为惧!”
钱晨心中暗道:“你可真是太看得起我了!我这还没有结丹的小修士,怎么就能视道君大方士为冢中枯骨了?”
“若是徐福一直藏到了今天,只怕已经是如今的地仙界第一高手,要是消息走漏,恐怕就不是我图谋他的两尊金人,而是他垂涎你烛九阴了!”
这时候,钱晨却想到了一事。
“你能察觉中土海外有一尊金人残骸,蓬莱三宗的那两尊金人如何察觉不到?”
“他们往海外修行界渗透,是不是也是为了寻找那尊残破的金人?”
烛九阴支支吾吾道:“那尊金人比我还要残破,连罗天世界都要维持不住了。而且所处的位置,在我的感应中极为模糊,我权力出手,也只能隐隐约约察觉到它沉在海外,具体难以细知。蓬莱三宗的两尊金人没有皇帝的权限,感应之能还不如我,大概也是如此……”
钱晨满头黑线道:“所以,蓬莱三宗倾力寻找数万载都找不到的金人,你让我一个人去找!”
“大兄义薄云天,神通盖世,洪福齐天,区区蓬莱三宗岂能相比?那三宗余孽找了这么久,还不是连金陵洞天的门都摸不到?”烛九阴疯狂拍马。
“那是因为蓬莱三宗根本入不了中土,他敢派人进来,太上道就敢下黑手……算了,跟你说这个干嘛!我也真是劳碌命,去海外之际,就顺带探寻一番好了!”
钱晨摸着下巴道。
“还有,大兄。”烛九阴沉睡之前,最后提醒道:“你走之后,那悬山之上还没有安静几日,他们收刮完上面的灵草,那个祭炼了一间铜殿,整日藏在铜殿法宝中的小子,便假装在迎宾的大殿之内发掘出了一些东西。”
“司马越?”钱晨冷笑道:“那小子在搞什么鬼?”
“他把之前在祭神台旁挖到了一些东西,伪装成在那座迎宾悬山之上挖掘出的线索。如今正蛊惑了那群小修士,前往唯一完好的那一座祭神台!”
烛九阴忍不住吐槽道:“这些人也不想一想,方仙道进出洞天的入口处,明显用来迎宾的悬山,怎么会有方士参悟上古神道的遗迹?就连那些灵草,都是以前种来点缀环境的!”
钱晨抬头望天,就差吹个口哨,证明那些在悬山之上挖挖铲铲,破坏迎宾悬山花圃的绝对没有他一份。
这时候,耳道神拎着一个和它一般大小的法宝囊,从殿外飞了进来。
它满头大汗,精神却极为振奋,把有些破旧的法宝囊放到钱晨掌心。
钱晨也不好装作不认识它,神识一扫,面色古怪道:“你怎么把人家这点家底都拆了?罗氏若是回来,看到自己藏宝贝的地方……”
小小的垃圾王挺胸叉腰,骄傲无比。
囧王爺的惡搞妃 清角吹寒
網遊之劍走偏鋒
“我这不是夸你!那个邪神穷得很,没什么好东西!”钱晨摇头感叹道:“神庙之中的好东西,都被我之前挖出来了。连人家这点收藏你都不放过。你这天高三尺,雁过拔毛的劲儿,究竟是跟谁学的?”
烛九阴在耳道神出现后就消失了!
不知道是陷入了沉睡,还是发觉之前挖掘花圃最起劲的,就有这个钱晨豢养的小妖怪一份,很识趣的假装进入了沉睡。
魔土的九幽黑暗之中。
无相妖僧立身于无盐海的漫漫盐滩之上,背靠一间残破的小庙,庙中的烛龙火精散发的光明,仅仅能笼罩他一人。
在他面前,一颗种子刺破了白花花的盐壳,扎根在盐碱地中,迅速的长成了一株犹如血肉构成的诡异植物。
那植物盛开出巴掌大的花朵,一片片肉膜一般的花瓣绽放后,中间出现了一个犹如眼珠的花蕊。
眼珠转了两下,看向无面妖僧道:“无相,你应该也接到了鬼哭宗那个老鬼的传符。”
“他说九幽道别有用心,派出了一个抄着天魔化血神刀的狠角色,把鬼哭宗来的真传都杀光了!你怎么看?”
妖僧缓缓道:“贫僧以他心通听他语气,不像是假!九幽道未必没有算计,但此事也未必是真是九幽道所为。司马家已经利用我们在葬魔石台中挖掘出的那些东西,勾引正道上钩了。如今他们正在赶往那处神庙遗址!九幽道应该在忙着布置陷阱。按理来说,不会做这种打草惊蛇之事……”
“毕竟,他们比我们更看重那位魔君重生的布置。”
“但我魔道做事,从来不拘一格!”血眼微微颤动道。
妖僧也缓缓点头:“我们所知的九幽道图谋也未必是真,说不定他们还有什么更隐秘的算计,要将我们一网打尽!”
禍世馭靈師:逆天世子妃
“不可不防!”
“小心为上!”
两人异口同声,皆是诡秘一笑道。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