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e6snr人氣連載言情小說 《我娘子天下第一》-第五百二十一章大限將至分享-03k4s

我娘子天下第一
小說推薦我娘子天下第一
柳明志望着目光意味深长的老姜默然了下来,用火钳静静地拨弄着火炉里的煤球。
许久之后,柳明志目光逐渐坚定的看着老姜:“他们愿不愿意是他们的事情,这点事跟本王无关,本王想做的只是请你这位治世能臣再次出山整理户部留下的烂摊子。
他们想往上爬自然没错,本王也不认为他们哪里错了,可是德不配位,才不配位,能不配位,智不配位最终只会害人害己。
人往高处走是对的,可是往高处走的时候是不是先衡量衡量一下自己有没有那个本事。
否则的话,坐上去了也是素位尸餐之辈而已。
不是本王瞧不起他们,眼下的户部出了左侍郎潘云之外,几乎没有一个能堪大用的后进之士。
本王挺看好潘云的,但是以潘云现在的能力跟手段,充其量也就只能坐到左侍郎这把椅子上面。
想做户部尚书,他的心性跟手段还差的远呢。
他都不行,别人的话就更不用说了。
陛下寵上癮:皇家小福晉 蘭朵朵
除了你,你觉得户部的烂摊子还能靠谁收拾?
你看看你家院子里面的积雪,京城尚且如此,北地只会更甚之。
本王已经不止从一个人的口中听说大雪之后必有大疫的推测之言,一旦疫情发生,以潘云的手段非但治理不好户部,无法及时救治疫情,反而只会让户部更加混乱。
总掌天下财政的户部中心枢纽一旦乱起来,各地州府户部辖下的官员就更不用说了。
到时候会有什么样的结果你不会不清楚吧。
数以万计乃至无数的百姓会因为户部赈灾的延误而暴毙身亡。
大龙发展成这个样子不容易,积累这么多的人丁更不容易,你不想看到大龙盛世一夕之间回到十年前的模样吧。
將軍嫁到 風漫說
纵然你不为了自己的位子想想,也该为天下即将可能为疫情所困的黎民百姓想一想。
但凡本王能亲自镇守京师,不在赴北疆戍边,本王也不至于在这里看你的脸色了,可是本王有先帝旨意在身,世代镇守北疆,想要镇守朝中根本没有可能了!”
老姜听着柳大少语重心长的话语沉默了片刻,缓缓起身望着院落中的积雪。
“今天的雪确实大的出奇,接连好几场了,属实有些邪性。”
“可是…….”
老姜神情低沉的弯腰拿过柳大少手中的火钳,望着燃烧正旺盛的煤球操动火钳更换了起来。
将下面那块染成废弃的煤球丢在一旁的铜盆里,老姜将火钳还了回去。
“王爷,一代新人换旧人,朝中官员就好比这煤球,发光发热总是有时间的。老朽这把老骨头如今就像这燃烧废弃的煤球一样,中看不中用了。
五十又三了,是该到了颐养天年的年纪了。
朝堂离了王爷不行,但是离了老朽这把不中用的老骨头还是没什么问题的。
潘云,大才也,只是尚需磨砺一番。
而来年有可能发生的疫情未必就不是他潘云的磨刀石。
我这把老骨头啊,回去了也不是给朝廷解决烂摊子,而是添乱去了。
一朝天子一朝臣,时局变得大不如从前了,你就别难为老朽这把老骨头了。
现在没事教导孙儿读读诗书,教孙女下下棋,老朽就知足了。
真的,老朽知足了。”
柳明志望着老姜一副看破红尘的淡然神色,沉默了下来。
是友情似愛情 巖少xi
我是誇雷斯馬 王大布
良久后柳大少起身夺过老姜系在腰间的旱烟袋,熟练的装上烟丝对着火炉砸吧了两下。
柳大少轻轻地吐了一口轻烟:“老姜头,你个老东西别给脸不要脸,本王都如此低三下四的了,你还想怎么样?怎么着?非得让本王学哪刘备三顾你这姜府你才能出山吗?”
老姜急忙摇摇手,双手摆动起来。
“不敢不敢,王爷今天来就是还记得老朽这个故人,拿老朽当朋友,老朽不否认有那么一瞬间的心动,但是经过这几个月的深思熟虑,老朽也看开了。”
“那块是非之地自睿宗一朝,老朽呆了快三十年了,也是该离开了。”
陰陽天師
“老朽愧对王爷的美意了!”
柳大少眉头紧皱的换上了一锅烟丝重新点燃了起来。
“老姜,你个糟老头子有些狗坐轿子不识抬举了,你口口声声拿本少爷当朋友,你要是真拿本少爷当……..”
“王爷,老爷,酒菜来了,你们慢用!”
老姜的管家吩咐五个下人将四个小菜,一坛五十年的杜康摆在了一边的矮桌上,便极有眼色的招呼着五个下人退了下去。
酒坛之上的泥封已经除去,柳大少也不客套,直接提起酒坛对着两个大瓷碗便开始倒酒。
“来,走一个。”
“敬王爷!”
柳明志二人将碗中的酒水一饮而尽,柳大少抹了抹嘴角。
“痛快,真痛快,好久没有这么痛快的大口喝酒了。出征在外的日子虽然用不到本王事事亲力亲为,可是也不是那么好受的,今天算是在老姜你这里开荤了。”
老姜放下酒碗也开始倒酒:“老朽平日里偶尔小酌几杯就行了,也很久没有如此痛快的喝酒了,来,老朽再敬王爷一碗。”
“干!”
两人一连着喝了三碗酒才开始吃菜,脸上已经开始带着淡淡的酒色,谁说古代的酒水不烈的,柳大少一指头捅死狗日的。
菜下了一半,酒坛已经见底,柳大少放下了手里的筷子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
“酒足饭饱了,还是那句话,本少爷希望你出山。”
“你也别急着反驳,老姜,老子告诉你,这个山你出也得出,不出也得出,没得商量,不去就是不给本王面子,惹急了老子一把火烧了你贪赃枉法买下来的宅子。”
無敵拆遷工
老姜也晃悠悠的站了起来,打了个酒嗝:“王爷啊,你就别为难老朽了,再说了,就算老朽给你了面子又能如何,你柳明志拿自己当什么玩意了,户部尚书是你说谁坐谁就能做的?不是老朽瞧不起你,你是小母牛骑弩箭,想牛逼上天了你!”
柳大少酒气熏熏大大咧咧的甩了一下胳膊:“本王自然做不了主,但是本王可以跟你打个赌,赌一百两银子,来年开朝,陛下要是不降旨请你出山,老子输你一百两银子,并且自动请辞,告老还乡颐养天年去。”
引火燒身:首席BOSS愛上我
“行,老朽跟你赌了,一百两就一百两。”
“一言为定,彼其娘之,你老小子要是敢失言,别怪本王用麻绳将你五花大绑前去赴任。就这么说定了,告辞。”
超級算卦系統 海賊王的男人
“老朽送送你。”
“不用送,本王没喝醉。”
“老朽也没喝醉,必须要送,你可是当今位极人臣的王爷,老朽岂敢不送。”
“送就送…嗝…吧……”
两人勾肩搭背,跌跌撞撞的走出了姜府的大门。
柳大少挣脱开老姜的胳膊,抽出腰间的天剑拄在地上摇摇晃晃的远去了。
望着柳大少晃晃悠悠消失在街角的身影,老姜直起了身子,眼含精光的抚着下巴上的美髯。
“唉!”
“唉,时局看似风平浪静,蒸蒸日上,实则暗流汹涌,跌宕起伏。”
“这个时候明哲保身,急流勇退才是上上之策,真不知道答应了王爷是好事好事坏事。”
“老爷,真的要在进朝堂吗?其实退下来没什么不好的。”
老姜看了一眼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身旁神色担忧的老管家。
“彼其娘之,不去行吗?柳明志这个王八蛋真敢一把火烧了老夫的宅子,你真以为他个王八蛋方才说的是醉话。”
“彼其娘之,我说怎么一早上右眼皮一直跳呢,果然没好事,回府吧!”
京师城东,平民居住之地。
柳大少毫无醉态,精神抖擞的望着面前普普通通的民院,脸色有些诧异跟复杂。
步步為營,顧少寵妻入骨
思索了一会,柳明志轻轻地敲击了几下实在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院门。
“谁啊。”
“请通报一下你家主上,就说故人来访。”
“故人?”
院中传来一声疑问,片刻之后,院门轻轻打开,露出了院子主人的庐山真面目。
柳明志站在门沿下的魏永神色怔然了一下,这还是当年自己熟识的那个当朝左相吗?
魏永望着门外的柳大少,神色有些愕然,回神之后,魏永默默的叹息了一声,眼中带着淡淡的豁达之色。
“原来是贵客驾到,老朽有失远迎了。”
“进来喝杯热茶吧,贵客到访,看来老朽这把老骨头是大限将至了!”
“也罢,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柳公子,请寒舍小坐!”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