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7wnxl好文筆的都市异能 大唐掃把星 愛下-第261章 帝黨狂歡閲讀-7co8z

大唐掃把星
小說推薦大唐掃把星
李勣坐在殿内,刚升职的和柳奭和宇文节都含笑看着他。
这不是示好,而是怜悯。
此刻有官员在念着奏疏,内容都是弹劾李勣的。
一句话:李勣教孙无方,以至于李敬业在千牛卫内飞扬跋扈,把同袍痛殴致残,这等宰相岂能重用?
人性禁島一:絕戰荒島
老李,你不属于朝堂,还是回家养老去吧。
李治默然看着。
李勣回来后,他渐渐寻找到了些平衡,但显然有人看不下去了,出手要让李勣滚蛋。
李勣……看着很是温润。这是他的特点,喜怒不形于色。
但攻击越来越疯狂。
“李勣有不臣之心!”
以鼠之名
当这份奏疏被念出来时,李勣起身,免冠请罪。
这等时候不能辩驳,就交由皇帝来处置。
李治深吸一口气,觉得皇帝忒难了些。
长孙无忌看了柳奭一眼,淡淡的道:“柳相公、宇文相公看着想说话,为何不说?”
柳奭和宇文节都是新晋的宰相,一个是皇后的舅舅,小圈子的积极靠拢者。而宇文节就不消说了,他就是小圈子的人。
长孙无忌此刻发声,就是要示威,让大家知晓小圈子的势力庞大。顺带还能让新人亮个相。
白鹤亮翅不行,那就来一招白虎掏心!
宇文节微笑道:“英国公却是该反省一番。”
柳奭淡淡的道:“既然进了庙堂,就不是一人之事,不把家管好,不把子孙管教好,如何能为天子调理阴阳?子孙跋扈,受害人痛苦不堪,却求助无门,老夫虽然新晋,却也见不得这等事,要为那二人求一个公道!”
这话大义凛然,连长孙无忌都暗自叫好。
李治叹息一声,知晓王皇后一家子终究还是觉得世家门阀更可靠,而他这个皇帝就是风中之烛。
惹火少將俏軍醫 沈殤
罢了!
李治刚想按照自己的预案出手。
“陛下,有卫将军杨奇的奏疏紧急送上。”
所谓紧急送上,就是急奏,不经过中书门下,直接送到君臣这里。
宇文节叹道:“他的儿子断了腿,这是悲愤之下的举动吧,莫要怪责他才是。”
奏疏不经过门下省和中书省,这就是越矩了。
越矩,宰相们不爽就会暗中收拾你。
侍中于志宁点头,“无碍!”
中书令高季辅淡淡的道:“无碍!”
于是杨奇的过错就被略过了。
奏疏被送了来,于志宁执掌门下省,就接过看了一眼。
“是什么?”
柳奭含笑问道。
这是小圈子对李勣的围剿,他刚来就参与了此事,算是交了投名状。
于志宁呆滞。
门下省没意见,中书省高季辅就要了奏疏过来,只是看了一眼,也呆住了。
李治心中好奇,“高卿,奏疏里说了什么?”
高季辅抬头,看了李勣一眼,眼神古怪,然后说道:“陛下,杨奇请罪,说他的儿子杨胜涛喝多了,污蔑了贾平安,还和李敬业争执,被打乃是……咎由自取。”
长孙无忌身体一震。
奉系江
杨奇疯了?
宇文节嘴角的微笑凝固了。
这是为何?
杨奇莫不是喝多了?
而柳奭最是惊讶,“为何?他为何这般说?”
不是说好的,杨王两家出首钉死李敬业,大伙儿借势弄李勣吗?
可杨奇突然反水,他们先前的那些话都反噬了过来。
高季辅淡淡的道:“诸位都说英国公十恶不赦,纵孙行凶,可苦主却说并非如此,难道诸位是苦主?否则怎地这般言辞凿凿?”
啪啪啪……
这些话就像是巴掌,打的柳奭等人脸上无光,备受煎熬。先前他们围攻李勣,言辞凿凿的说李敬业是个祸害,李勣家教有问题。可一转眼苦主说压根没这回事,是我家孩子嘴贱,被打是咎由自取……
事主都不哔哔了,你们哔哔个啥?皇帝不急太监急,你们这是想干啥?
李治心中欢喜,但却有些不解,心想这是为何?
杨奇莫不是突然决定要效忠朕了?
而李勣也是满头雾水,不知杨奇发什么疯。
但此次却是反转了局势,顺带打压了一下新晋的两个宰相,李治觉得收获满满。
随后散去。
有人等在外面,见长孙无忌等人出来,就说道:“相公,先前杨奇去了道德坊贾家。”
“贾平安!”
瞬间柳奭和宇文节双拳紧握。
今日他们二人履新,自然要亮个相。
所谓亮相,就是出个头,让别人知晓你的政治理念,以及性格等等。
他们意气风发,大义凛然,可最后却是在唱一场独角戏。
没人鼓掌,没人观看的独角戏。
丑态百出啊!
而罪魁祸首竟然就是那个贾平安。
柳奭目光微动,看了宇文节一眼,心想这事儿不是说板上钉钉了吗?
宇文节也是懵的。
被坑惨了啊!
李勣微微整理了一下衣冠,说道:“小贾……君子也!义之所在,义无反顾!”
他不知道贾平安是如何操作的,竟然能让杨家反水,但想来其中的困难不少,风险不小。
敬业能有这等兄弟,何其幸运!
“哈哈哈哈!”
永远温润的李勣竟然放声大笑。
众人回到自己的地方后,消息已经开始来了。
“杨胜河本来是要去左骁卫,却被弄去了左武卫。”
“左武卫是梁建方的地方,那个不要脸的老东西,老夫明白了。”柳奭捂额,“贾平安是去寻了梁建方,不对,杨胜河为何去了左武卫?”
“说是高侃的举荐。”
擦!
柳奭呻吟一声,“他竟然筹谋如斯……”
血魔狂聖
输的不冤!
“那个少年,被人污蔑不动声色,舆论哗然也不为所动,就在等着,一出手就让杨家再无退路,要么玉石俱焚,要么……就得低头。”
宇文节苦笑道:“老夫这才知晓陛下为何把百骑丢给了他,唐旭也得靠边站。这手段缜密,关键是……够狠!”
“可李勣却毫发无伤。”柳奭当然希望李勣滚蛋,那样左仆射就空了出来,他也能去竞争一番。
宇文节却还在想着贾平安。
二貨小王爺 虛度人生
“这等少年,为何没能拉拢过来?”
这时有人进来禀告,“二位相公,英国公上了奏疏,说是千牛备身王修污蔑贾平安,当严惩。”
宇文节苦笑,“老夫明白了。贾平安弄掉了杨家,王家顷刻间就成了众矢之的。贾平安不动手,这便是聚拢人心,让那些人动手,如此自然同仇敌忾,他们这是……”
柳奭眼中多了惊色,“这是在抱团!”
要对付小圈子这等庞大的势力,弄什么君子不党,那是自寻死路。
所以贾平安在收拾了杨家后,王家已然是唾手可得的战利品,他却视而不见。
这便是让自己人站出来:谁是自己人,站出来,咱们聚在旗下,让对手看看!
这是一次由少年主导的反小圈子行动,从李勣动手开始,就震动了朝堂。
李治看着奏疏,嘴角挂着笑意,“朕当再看看。看看这风云聚会,能有多大的风!能吹动什么!”
旋即奏疏纷纷进了门下省。
“相公,有弹劾王家的奏疏。”
“相公,有弹劾王家的奏疏。”
“相公……”
奏疏一份份的送来,于志宁看着头痛,“送去中书,让高季辅为难去。”
高季辅接了这些奏疏,看了一眼,就全数送进宫去。
李治看着这些奏疏,眸色深沉。
高季辅低声道:“陛下,可公之于众,如此,可鼓舞士气。”
小圈子看似牛笔,可却激怒了许多人。往日大伙儿不敢冒头,但积怨却越来越深。于是贾平安一声吆喝,带了个头,竟然引得许多人纷纷跟随出手。
李治微笑道:“朕知道了。”
他没说答应还是不答应,等高季辅走后,他翻阅着这些奏疏,渐渐的,竟然眼中含泪。
“从朕登基至今,头顶恍如有座大山压着,不敢动弹,不能动弹……”
王忠良想到了皇帝的艰难,不禁跟着哽咽。
“那些人气焰嚣张,无人敢站出来与他们为敌,朕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得意洋洋。”
他恨啊!
“他们以为这个大唐就是他们的,任由他们处置,任由他们逍遥……可今日……今日!”
李治的声音尖利,“今日当让他们看看,大唐不乏忠心耿耿的臣子,不乏敢于和他们为敌的臣子,朕……无惧!”
消息传到了后宫。
“什么?许多人弹劾王家?”
萧淑妃急匆匆的起来,“快去,就说我病了,被王家的污蔑气病了,请陛下做主。”
等人去后,她得意的道:“那贾平安竟然有这般能干,不错……你等说说,若是能把他拉拢过来,如何?”
身边的心腹们面面相觑。
“那人在百骑,怕是不好拉吧。”
“什么不好拉!”萧淑妃眼睛一瞪,“他的身后并无根基,若是我愿为他撑腰,难道他会拒绝?这等好事,别人求之不来,他不是傻子,定然会答应。”
呃!
几个心腹很头痛。
姜红衣细眉微挑,“淑妃,那少年怕是狡黠,不行就设套,让他再无后退的余地。”
“什么套?”孙怡身材魁梧,是萧淑妃麾下第一打手,在和皇后的争斗中,立下战功无数。
姜红衣摆摆手,几个宫女退出去。
然后她才说道:“等贾平安下次进来,淑妃就惊呼,说他越矩调戏……他若是想出去,就说要喊叫,随后他进退两难,心神失守之下,再令他写下效忠书,如此……他以后便是咱们的人了。”
“好主意!”孙怡一拍姜红衣的肩膀,姜红衣惨哼一声,“你别动手动脚的。”
孙怡笑道:“习惯了,习惯了。”
“主意不错。”萧淑妃叹息一声,“可效忠书不可取,那是陛下的百骑参军,若是写下效忠书,我可敢拿出来威胁他?若是拿出来,那便是玉石俱焚。他只是瓦砾,我这等珠玉如何能去触碰?罢了。”
晚些消息传来,王家慌了。
其实在杨家低头反水后,王家就慌得一批。
等李勣带头上了奏疏,王家如热锅上的蚂蚁,焦虑不安。
随后王家请罪。
这个事儿就算是圆满结束了。
可大伙儿却发现……
“小贾呢?”唐旭觉得奇怪。
这个岗位标兵竟然没打招呼就脱岗了。
……
“马郎慢走。”
马庆虎带着两个随从从青楼里出来,顺带打个嗝。
大白天就去青楼的,基本上都是那等无所事事的富贵人。
马庆虎就是富贵闲人。
家中有钱,家中有权,不趁着享受还等什么?
至于做官,等玩几年后,自然能门荫入仕,如此急什么?
这便是如今的官宦子弟,就算是他们一无是处,起点依旧比普通人高出无数倍,一生也会比普通人潇洒无数倍。
这便是投胎技术带来的好处。
想着那个女妓的热情,马庆虎觉得还是野花香,明日再来。
他走在平康坊里,懒洋洋的看着周围。
两个随从牵着马跟在身后。
“马庆虎!”
前方有人堵路。
马庆虎仔细一看,眼中就多了阴郁,“贾平安!”
贾平安就一人,负手而立。
“是你撺掇的杨胜涛和王修!”
马庆虎打个哈哈,“你说什么,某听不懂。”
某不承认,死无对证!
所以在杨王两家低头后,马庆虎丝毫不慌。
“你想如何?”
两个随从上前,马庆虎有恃无恐。
仙術
贾平安双手从身后收回来,右手霍然是一根棍子。
他疾步而来。
“动手!”马庆虎往后退去,两个随从迎了上来。
呜!
棍子横扫,一个随从刚避开,贾平安飞起一脚。
另一个随从大喝一声,却是从边上找到了长棍子,狞笑着过来。
一个宽厚的身影一瘸一拐的从人群中出来,拦在了随从的正面。
“死!”
李敬业挥拳,无视了棍子。
呯!
随从飞了出去。
“敬业!”贾平安一棍子抽翻了对手,大笑道:“可好了?”
走路依旧有问题的李敬业点头,“好了。”
二人齐齐看向在退后的马庆虎。
贾平安追了上去,马庆虎转身就跑。
“救命!”
他一边跑一边呼救,边上有坊卒想出来,却被同伴给拉住了。
“为何不动手?”
同伴摇头,“那是贾参军。”
“咱们是坊卒啊!”这人挺有正义感的。
同伴骂道:“这是私人恩怨,贾平安此刻在这里堵住马庆虎,就是要打给大伙儿看的。你以为自己是谁?别人的事儿你也想去做个主……”
那边贾平安一脚踹倒了马庆虎,然后一顿暴打。
最后他把马庆虎提溜起来,手一松,随即一击下勾拳。
呯!
马庆虎双眼翻白,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够狠!
众人不禁脊背发寒。
等马庆虎被抬回家时,马家愤怒了。
但旋即传来消息,萧淑妃被气病了。
马庆虎散播萧淑妃和贾平安的谣言,是此事的罪魁祸首。
萧淑妃怒了。
一夜之后,李治走路都想扶墙。
随后皇帝也怒了。
王家在压力之下请罪,随后家主被削爵降职,整个家族愁云惨淡。
李敬业再度来到了千牛卫。
“敬业!”
“敬业你的伤可好了?”
“那杨胜涛不地道,咱们都被他蒙蔽了。”
同袍的热情让李敬业有些不适应,而来自于蒋巍的热情更是让他觉得莫名其妙。
“先歇息数日再说。”
蒋巍直接给他放假了。
爽歪歪啊!
为啥?
李敬业有些懵。
值房里,面对心腹的疑惑,蒋巍苦笑道:“那贾平安往日和老帅们看似交好,可那些老帅何等人?某以为那只是欣赏,不至于能为了贾平安去火中取栗。谁知道……高侃出手了,梁建方也出手了,此二人出手,军方就站在了贾平安这一边,而某……”
他坐蜡了。
“有人说某投靠了那些人。”蒋巍这几日坐立不安,觉得离倒霉不远了。
“校尉,要自救啊!”
“某知道。”
蒋巍迅速出动了。
他先去求见梁建方,可梁建方压根没见他。
“墙头草!”这是梁建方的评价。
高侃同样没见他。
“因私废公!”
高侃的评价更是打击人。
但二位军方大佬的评价一点儿都不错。
千牛备身污蔑百骑参军,还把宫中的萧淑妃拉扯进来,这等时候你蒋巍不是紧急封口,而是责打李敬业,这分明就是为了私利。
关键是在后续的博弈中,蒋巍沉默了。
也就是说,在小圈子和对手博弈的时候,他选择了观望。
蒋巍随后请罪。
李治淡淡的道:“贾平安面对污蔑和威胁不为所动,尽心谋划。”
这话看似和蒋巍无关,可句句相关。
贾平安立场坚定,手段了得,和他相比,你蒋巍就是一根墙头草,朕要你何用?
随即蒋巍就被打发去了辽东。
消息传来时是在一个早上。
贾平安刚准备带着人去禁苑巡查。
“蒋巍走了。”
贾平安微微眯眼看着外面,对这个结局并不意外。
蒋巍不知道皇帝对小圈子的恨意,关键是他以为小圈子会长盛不衰,一直把持朝政,所以屁股坐歪了,堪称是反面典型。
而贾平安就成了正面典型,红的不能再红了。
“参军,你弄倒了蒋巍!”
雷洪的目光中多了崇敬。
包东也是如此。
这位少年参军在此次事件中表现的格外的坚韧,雷霆一击,逼迫杨家就范,随后潇洒脱身,让收拾王家成为了帝党的一次大聚会,大狂欢。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