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ki66u超棒的都市异能小說 《一九八一年》-第六百四十四章:紅酥手相伴-ognvb

一九八一年
小說推薦一九八一年
(感谢“聆听秋黄”书友打赏成为盟主,谢谢!今天爆更一万字答谢。一大章奉上。请书友们投票支持,谢谢!)
第二天中午,黄瀚刚刚回到家,就见到了在门口等着的周晓梅,她现在是“事竟成饭店”南大街店的副经理。
秀儿、玉儿、张玉兰、俞勤等等来黄瀚家干了五六年的老人,除非太不中用和人品差的,其余都派驻大城市当最高层管理者了。
重生之無敵異界 如煙浮雲
三水县的“事竟成宾馆”和两家“事竟成饭店”都交给刘晓娟负责。
周晓梅这个老实姑娘已经在“事竟成饭店”干了足三年,先提拔为小组长,再被提拔为领班,后来当上了大堂经理,现在是副经理主管“事竟成饭店”南大街店。
南大街店其实是资格最老的,每年都要从这里输出至少一百服务员、厨师。
近水楼台先得月,往往这些人都能够得到优先提拔,因为他们基本上都经过张芳芬、黄瀚掌眼,表现差的肯定会被剔除。
现在南大街店里还有一个老资格刘晓莲,她这个文盲磕磕巴巴学文化四五年,记个流水账写个便条已经没问题,如今当上了事务长,专管杂事。
刘晓莲也算中层干部,收入达到普通服务员的三倍多,她忠心耿耿,黄瀚家的家务都是她安排人来干。
学习小组的伙食也是她亲自安排,味道、食材是否新鲜,她都认真对待。
周晓梅见到黄瀚立刻迎了上来,道:“黄瀚,你爸爸让我来喊你去陪客人。”
“知道是什么人吗?”
“应该是个香港人,你爸爸喊人家金老板。”
“金老板?是做出版的吗?”
“好像是,反正你爸爸很高兴,跟人家很客气。”
“我洗把脸就到。”
“那你快点,我去店里了,今天中午店里又是客满。”
名气大、环境好、服务态度一流,又有各种光环,拥有强大的人脉网,“事竟成饭店”晚上客满已经是常态化,现如今已经发展到中午都经常客满。
黄瀚来到“事竟成饭店”的最小的雅间,看到只有黄道舟和一个白白胖胖的中年人在聊着什么。
寒暄几句坐下后,黄瀚知道了,原来是书商金老板今天特意赶来三水县给黄道舟送票汇。
新书一百万册已经形成销售,按理说该给三百万,但是人家办了一张五百万的汇票带来了。
金老板跟黄道舟说得客气,他相当有信心,认为再版的二百万册不可能积压,很快就能销售一空,届时再补上剩下的分成。
送钱而已,那里用得着人家老板亲自跑?肯定醉翁之意不在酒啊!
果不其然,两杯酒下肚,金老板就吐露心声,他恳请黄道舟再写一本小说,依旧按照三块钱一本的条件给稿费。
稿费都是小说书零售价的百分之三十了,这个价钱真的很高,黄道舟和黄瀚都是算账好手,认为金老板给出的这个价格大气,当然喜欢跟他合作。
精明的金老板要黄道舟的书稿不设前提,因为他看了黄道舟的全部作品,明白黄道舟的实力。
更加明白黄道舟的名气还在上升期,新作问世就是最大的卖点,至于是什么内容,真的不太重要。
黄道舟已经完成了《剑出吕梁》的大纲,写了两万多字开篇,黄瀚帮着看过了,并且进行了修改润色。
原本黄瀚给书稿起了名字《剑吼吕梁》,后来黄道舟认为《剑出吕梁》更加有味道,建议改一改。
黄瀚认为《剑出吕梁》更加跟《亮剑》暗合,连连夸赞黄道舟,夸他很擅长取名字。
然后黄道舟就开始嘚瑟,说黄瀚、黄馨、黄颦的名字都是他取的,多有内涵!
黄瀚腹诽,笔画这么多,考试时太吃亏了,叫黄一、黄义、黄乙多省事?
金老板千里迢迢赶来三水县预订书稿,这份诚意让黄道舟相当满意。
他正想着找个内行帮着看看开篇,立刻跑回家把书稿和大纲拿来了。
一本书的开头部分太重要了,如今的轮峰回笔可谓经验老到,明白不耻下问、集思广益更加能够提高自己。
他不怕人家挑刺,有则改之无则加勉即可!
有闭着眼睛随口瞎喷而且没有经验值的,直接删帖并且给他禁言……
错了,写错了,那是网文的普遍现象,现在还没有进入网络时代,没躲在阴山背后放嘴炮的那种人,也没法禁言。
其实只要是面对面,人家给出的建议不可能离谱,开口就骂的人基本上不会有。
如果真的敢当面开骂,这样的人倒是值得尊敬,躲在角落里放炮的只能呵呵了。
金老板干出版这一行久矣,不仅仅知道利用名气,更加具备辨识作品的能力。
他认真看了开篇后立刻惊呼这开头太吸引人了,他现在就特想知道独立团正面突围会损失多少人。
他赞叹道:“黄先生,《剑出吕梁》的开篇太精彩了,我能够预见这本书肯定大卖,您能不能争取早些完稿?”
“我尽量快,但是要注意质量呢。”
“对对!我唐突了,您根据您的节奏来,我不着急。”
“我争取一个月写十万字左右,尽可能春节前完稿。”
“好的!好的!说不定您今年还要再上春节联欢晚会呢!”
“没有这样的可能性了。”
“为什么?”
“没有新作啊!”黄道舟说这话时看了看黄瀚。
额!看来爸爸上春晚还上瘾了,是不是考虑再来一两首原创?
金老板道:“没有新作不要紧,可以买人家的歌来唱啊!
我香港、台湾的朋友很多,认识不少实力强大的词曲作者,您如果感兴趣,我可以帮忙联系他们为您量身定制作品。”
在商言商,黄道舟越出名越有利于新书的发行、旧书的销售,金老板此刻是真心希望黄道舟能够再上春晚舞台。
港台知名词曲创作人的好歌黄瀚哪有可能不知道?都可以依葫芦画瓢,犯得着花钱买?
况且谁都没法保证每一首作品都能够脍炙人口,写出一百首,能够火一首都属于撞大运了。
黄瀚道:“谢谢金先生了,暂时用不着,说不定我和爸爸就能够找到灵感,保不准下半年会有新歌推出。”
“太好了,你们父子俩的作品肯定比我那些朋友的更加好。”
这不是金老板的客气话,他心里真的是这么认为的,否则他也不可能在去年特意找上黄道舟,出高价买书稿。
金老板心满意足地走了,他是个大忙人,谈好了事情后连一宿都不待,和黄道舟父子一起吃完午饭后立马回沪城。
送走金老板,黄道舟见黄瀚要走,一把拉住,乐呵呵道:“你是不是已经酝酿了新歌?”
“没,是准备和你一起酝酿。”
“我就是个滥竽充数的,脑子里一点点感觉都没有,没酝酿的基础啊!”
“我准备来个宋词对唱,以你对古诗词的理解,应该有感觉的!”
“妙啊!你谱曲的《红藕香残玉簟秋》、《明月几时有》都妙不可言呢!”
黄道舟记不得歌名,但是记得歌词。他喜欢唐诗宋词立刻感兴趣了,追问道:“你准备给哪首诗词谱曲啊?”
無限領主
“陆游、唐婉的《钗头凤》你记得吗?”
“陆游的诗词只要有点名气的我全部记得,他和唐婉的《钗头凤》太出名了,我现在都能背得出。
超凡兵王
陆游的上阕是‘红酥手,黄縢酒,满城春色宫墙柳。东风恶,欢情薄。一怀愁绪,几年离索,错、错、错。’
唐婉的上阕是‘世情薄,人情恶,雨送黄昏花易落。晓风干,泪痕残,欲笺心事,独语斜阑。难,难,难!’……”
黄道舟居然真的能背且一字不差,黄瀚笑了,道:“爸爸,别背呀,尝试着唱出来。”
“呵呵,我知道诗词就是就是当时的歌词,都是用唱的方法演绎的,只不过词流传至今,曲子失传了!”
“不是曲子没了,而是曲子必须与时俱进,过了时人家不唱了,因为一个调调听腻了、听烦了故而没人听所以没人唱。”
“胡扯淡,我怎么没听说过这种言论。”
“你肯定没听说过,因为这是我的推测!”
“去去去,你还真把你当个人物了。”
“我难道不是吗?”
“别扯这些没用的,这词我没法唱,根本找不着调,没法开口。”
“要不我给你起个头,然后你今天好好琢磨、琢磨。”
“行啊!你起了头我肯定能够找得到感觉。”
于是乎,黄瀚开口了,他用的调子当然是借鉴了《知否、知否》曲子和演绎风格,仅仅是唱了两句黄道舟眼睛就亮了。
他道:“这么唱真的好听极了。”
黄瀚故意拉黄道舟成为曲作者,道:“灵感来了偶得佳乐,剩下的看你的了。”
“哈哈,被你这么一带我还真的有感觉了。”
下午“全力企业”总经理办公室门外,周小燕、王向春、丁俊等等十几个高管面面相觑,他们在门口听了有半个小时。
因为总经理今天太奇怪了,一直在唱歌,唱的歌好像没人曾经听到过。
“周主任,咱们黄总是不是在搞创作啊?”
“我觉得像,应该是在创作新歌!”
“黄总太厉害了,我佩服得五体投地呀!”
“你佩服算个屁,我们黄总连市里、省里的领导都万分佩服呢!”
“王经理,要不你进去问问。”
“我不,万一打扰了黄总影响了他的创作,我担不起责任!”
“你个胆小鬼!”
“你胆大,你来。”
“我不,我就这么听着。这首歌真的好听极了。”
“我也觉得太好听了,咱们黄总太有才了!”
“是啊!保不准黄总又在为上春晚创作新歌呢。”
“十有八九!”
眼看着就是七月一号,三水县召开继续深化改革“抓大放小”的会议。
会上宋解放总结了食品公司、饮食服务公司下岗分流的成功经验,表扬了贡献突出的李建国等等领导干部。
他明确指出改革必须加大力度,我们县是省里给予肯定“敢为天下先”的先进典型,不等不靠是我们的风格,必须率先主动打破铁饭碗。
宋解放底气很足,因为他去首都跑“国家级经济开发区”批文时见到了几个长辈,谈了谈“抓大放小”。
黑籃前情回顧
并且如实汇报了三水县食品公司和饮食服务公司的改制成果。
八零後之穿越 夏沫沫
几个大领导特别希望听到来自最基层的消息,不仅仅听得认真还都记录了重点。
最后领导们都给了宋解放准话,年轻人要有干劲、闯劲,莫要有思想负担。
只要不存在贪污腐败,不发生恶劣的群体事件,完全可以大胆探索,出了问题有他们兜着。
如果“抓大放小”的改革成功了,率先干成的三水县将要再次成为典型,成为全国县、市学习的榜样,三水县的领导干部肯定能够被提拔。
黄瀚知道“抓大放小”是必由之路,早就要求秦昆仑、钱国栋、陈义华、宋解放等等县领导莫要犹豫,放开手脚干。
得到了上面的肯定后,秦昆仑、宋解放等等的胆儿更加大了。
蔬菜公司积重难返工资都快发不出必须改革,没有好办法,只能选择下岗分流。
豆制品公司也不行了,仅仅是比蔬菜公司强一点点,如今工资已经发不全。
这两家单位不可能生存,因为改革开放后,农民做豆腐卖,种出的蔬菜瓜果自己卖!
犯得着麻烦那些捧国家饭碗的营业员?
蔬菜跟猪肉不同,生猪检疫、统购统销的制度还在,食品公司还可以利用这个优势跟个体户竞争。
蔬菜此时根本没有准入门槛,蔬菜公司当然形同虚设。
集体做豆腐可想而知,哪有可能跟起早贪黑一个人干三个人的活儿的个体户竞争?
这两家单位婆婆妈妈一大堆,面临下岗分流的四零五零人员高达二百多。
大领导都忌讳发生群体事件,三水县当然要慎重对待,必须妥善解决大部分职工的下岗分流重新就业。
秦昆仑和宋解放要求与会的各单位一把手拿出态度,为县里排忧解难。
“全力企业”又要扩大再生产,需要技术工,也需要劳动力,黄道舟表态接收一百下岗工人。
他提出不能一刀切,要进行搭配,接收两个小伙子或者青壮年职工必须搭配一个四零五零人员。
一念路向北
黄道舟胸有成竹,“全力企业”现有职工干部一千多,风气正,进来的新人不足百分之一,用不着三个月就能同化。
万一少量四零五零人员没有体力干不了重活儿,负责厂容厂貌,搞搞卫生总行吧!
黄道舟还不怕人家装象,目的就是为了逃避劳动。
因为“全力企业”的工资、奖金跟工作难度、生产效率挂钩。
打扫卫生这种低端且是个人就能干的活儿,仅仅拿档案工资而已,奖金有,最低标准,还必须通过考评,不是人人有份。
“全力企业”工作表现一般,技术一般般的普通工人,平均月收入已经达到二百块。
然打扫卫生的连六十块都勉强。
想在“全力企业”混日子不要紧,混来混去混自己。
因为同样是工作八个小时,哪怕是没有技术的搬运工,只要肯出力,月工资都能拿到手超过一百五十块。
在有奔头,能够挣更多钱的前提下,绝大多数中国人都是勤劳的,“全力企业”的多劳多得提现得淋漓尽致,并且上不封顶。
适应了“全力企业”的管理制度后,基本上不会有人明明能干体力活儿,却故意扛着扫把打扫卫生。
现在的三水县,“下岗工人”这个新名词已经流传开,出处当然是黄瀚跟宋解放、秦昆仑等等县领导的谈话。
宋解放是大学毕业,原本是用“失业人员”这个词,听了黄瀚的新词后觉得妙不可言,跟大领导们汇报工作是用上了“下岗职工”这个新词。
大领导们觉得这个词很好,社会主义哪能存在失业现象?都是暂时性的,下岗的目的是为了重新上岗。
宣传“抓大放小”必不可少,宋解放把“下岗职工这个词”写在讲话稿里了。
这段讲话内容不仅仅在县电视台三水新闻播出,还在三水人民广播电台早、中、晚播放三次,联播一个星期。
连黄瀚都从坝口广场的大喇叭里听见了宋解放慷慨激昂的声音:
“下岗不可怕,大不了从头再来,只要踏实肯干,走上新的工作岗位肯定能够得到更多收入!
食品公司、饮食服务公司绝大多数‘下岗职工’都成功上岗并且拿到了比原单位高的工资,还开始拿奖金……”
黄瀚笑了,因为他听到了“从头再来”这个词,条件反射般想起了刘欢那首励志的公益歌曲《从头再来》。
重生軍婚,老公太會撩
宋解放真的有才,居然足提前五六年高调宣传下岗不算啥,大不了“从头再来”。
我是不是顺势而为把《从头再来》占为己有?
这可是一等一的好歌,难能可贵!
记忆中这首脍炙人口的第一励志歌曲应该诞生在九十年代末,那时的黄瀚觉得特别好听,去歌厅必点。
黄瀚这辈子没被动下过岗,都是主动下单位的岗,其实不太能够体会下岗职工的酸甜苦辣。
但是《从头再来》这首歌的歌词完全记得。
佳作难得,这首歌的意义不同凡响,一旦推出影响力巨大,一定要谋划好了,把好处拿足了,不能暴殄天物。
首先当然是考虑爸爸,作词、作曲必须有他,宋解放有水平不贪婪,顺手为他的仕途助一臂之力也是可以的。
他的讲话稿里不是有“大不了从头再来”吗?
就让黄道舟言辞凿凿,创作灵感的来源就是宋解放宣传讲话的内容。
就是为了鼓励三水县的下岗职工莫要为前途担心,大不了从头再来,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
再树立几个典型,下岗职工中肯定有不少以前拿过荣誉的干部职工。
昔日的成绩也没能撑住日薄西山的单位,他们下岗了。
先是想不通,迷茫、痛苦且无助,然共产党的天下哪能让人就此颓废?
县领导们给予关怀,不厌其烦地做思想工作,他们放下思想包袱重新上岗了,然后他们又有了第二个春天……
可以想象得出,推出脍炙人口好歌的同时,还伴随着正能量的故事,记者们肯定能够发挥出想象力。
他们没故事还要编故事呢!有如此正能量且励志的大故事,哪能没有觉悟?
原本《从头再来》就是经典,黄瀚带有目的性的推波助澜,让这首歌提前十年火遍全中国仅仅是其次。
下岗潮还没到来呢!到了那个时候,再来细想《从头再来》的故事,大家意识到什么?
干什么都有前瞻性的三水县领导班子真是名副其实的“敢为天下先”啊!!三水县的领导干部当然要优先提拔!
兇鳥獵食圖譜
守護生肖 盧小芝
人就是如此,三水县的领导黄瀚熟悉呀!况且秦昆仑、宋解放包括陈义华、许慕光等等人品总体上都说得过去。
让他们走上高位说利国利民有点夸大其词,有利于三水县毋庸置疑!
私心肯定有,这些人以后当然都是黄瀚家的人脉!
一个星期后,黄瀚结束了高一的期末考试。
黄道舟简直是迫不及待,立刻拉上黄瀚听他唱《红酥手》。
他认为歌名依旧叫《钗头凤》不好,因为这是词牌名,其实是当时的曲调名。
他完成的曲子跟原曲肯定完全不同,当然要换个名字!
至于叫什么名字,黄瀚本着无所谓的态度,只要老爸开心就行。
黄道舟真的有才,根据黄瀚唱的几句完成的整曲韵味十足。
俩人又探讨、研究、修改,然后黄道舟唱陆游的词,黄瀚唱唐婉,也结束了期末考试的小颦弹钢琴伴奏。
一时间黄瀚家的徽派宅院里被浓浓的艺术氛围填满了。
唯一的观众加听众张芳芬陶醉其中。
没想到真的和儿子共同完成了谱曲,黄道舟兴奋得比出版了新书还要高兴。
因为这首歌才是他真正的处女作,绝大多数曲子是他谱写的。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