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452w2精彩都市异能 我就是超級警察笔趣-1058、梧桐樹下讀書-px05p

我就是超級警察
小說推薦我就是超級警察
一句话,顾晨看出了猫腻,也同时看出了王文志的紧张。
如果说行车记录仪恰巧在特殊时期损毁,或许有这种概率,但同时也存在销毁证据的可能。
王文志是目前为止,在林间小道中待过时间最长的一个,因此也是最有嫌疑的一个。
可偏偏这个时候,行车记录仪损毁?
顾晨甚至可以理解为销毁证据。
见顾晨犀利的眼神盯着自己,王文志有些不明觉厉,问顾晨:“怎么了?难道有什么问题吗?”
顾晨也没跟他废话,直接将何明俊的照片亮出道:“这个人,就是刚才给你看的那辆车的主人,他在进入林间小道后,忽然消失不见。”
“而在这段时间内,我们排查过所有车辆,只有你开出这片区域用时最长,所以我们想了解一下,你当时在林间小道内干了些什么?”
被顾晨这么直白的询问,王文志非常清楚,顾晨这是拿自己当嫌犯在审讯。
王文志冤枉着道:“这怎么开车用时最长就有嫌疑了?我当时走这条林间小道,也感觉挺害怕的,当时又尿急,就在林间小道上小便。”
“那也用不了这么长时间啊?你开车经过林间小道,总共用时70分钟,这时间比一般车辆多了将近一倍。”卢薇薇也是实话实说。
在大家看来,这么长时间呆在林间小道,肯定不简单。
王文志闻言,也是赶紧替自己澄清道:“我当时在林间小道休息了一下,因为在这里开车太疲惫,路况还不好,所以……所以耽误时间比较多。”
“真的是这样吗?”顾晨对此表示怀疑。
王文志赶紧点头:“没错,就是这样。”
“那你的行车记录仪放在奔驰4S店维修对吗?”顾晨又问。
疑是故人來 蘇蘇向晚
王文志继续点头:“对啊,我的行车记录仪是在那里买的,所以……”
“所以我们可以一起去看看吗?”顾晨问。
话音落下,王文志愣了愣神,忽然间哑口无言。
顾晨又道:“不方便?”
“不……不是,不就是个行车记录仪嘛,你们用得着这么认真吗?”
感觉顾晨这些人有点小题大做,王文志心里有些不悦。
当然这种表情他也是挂在脸上,顾晨见怪不怪。
古代養娃日常
但是要调查何明俊的下落,王文志的行车记录仪非常关键。
他到底有没有说真话,通过这个就能看出。
“所以,你那行车记录仪到底修好没?”王警官问。
王文志掏出手机,也是解释着说:“我打电话问问。”
也是看着王文志在车辆面前来回走动,不停沟通。
片刻之后,他又挂断电话,对着众人点点头:“已经修好了,你们如果急着需要的话,可以自己拿过去拿,我已经跟特么打好招呼了。”
“那行。”见王文志还算配合,顾晨点点头,与他握手道:“谢谢配合。”
“不客气。”王文志重重舒上一口气,这才又问:“那我现在能不能回去?”
“可以。”顾晨同意说。
两人简单寒暄几句,王文志走上电梯,返回公寓。
顾晨则带着大家继续赶往4S店,准备取回王文志的行车记录仪。
见警察上门,负责接待的女前台赶紧小跑过来:“你好警察同志。”
“王文志的行车记录仪是放在这里维修吗?”顾晨直接问她。
女前台思考了几秒,这才啊道:“哦对,他是让人放到这里来维修的,也打过电话,说有人过来取,应该说的就是你们吧?”
“没错,那东西呢?”王警官问。
女前台对着后边同事问道:“晓丽,王先生那个行车记录仪,是放在哪家店修理?”
“出门左拐,老廖那家店。”
婚深意動,首席老公別太兇 羅可可
我的美女黑幫老婆 李興禹
“好的,那我先带警察同志过去一下。”
“没问题。”
简单安排好工作,女前台这才招呼大家,直接往那家店面走去。
刚才所指的那家店面,其实就是一家开在4S店周围卖汽车装饰和配件的店面,这里各种品牌的配件都有。
见女前台带着警察找上门,叫老廖的老板呆了一下,弱弱的问:“什么情况啊?”
“老廖,之前那个王先生的行车记录仪,你修好没?”女前台问。
廖老板点头:“已经好了,你们现在要?”
“那肯定啊,赶紧拿过来。”
“不用。”还不等女前台把话说完,顾晨直接打断道:“我只是想知道,前几天晚上的一段行车记录,所以你只需要在你店里帮我导出播放一下就好。”
“那可能不行。”廖老板闻言,直接摇了摇脑袋。
刘家驹有些迷茫,用不太标准的普通话问:“怎么就不行呢?你可要在店里帮我们放一下啊。”
“呃,怎么还有港城警察?”看见来人的警服和口音,廖老板直接一呆。
可见来店面的都是警察,顿时也不好拒绝,只能解释缘由道:“警察同志,不是我不给你们放,是这储存卡已经损毁,已经没用了,我们换的只是一些行车记录仪本身的零部件。”
“你说什么?储存卡坏掉了?”卢薇薇闻言,顿时刚才还兴起的期盼,转眼之间化为泡影。
这也太不凑巧了吧?
從小就是天才
王警官皱皱眉,指着廖老板也问:“到底怎么回事?”
“不管我的事,这储存卡送过来的时候,就已经是损毁状态。”感觉警察怎么还急了?廖老板一脸无辜的说。
顾晨接过递来的行车记录仪,将储存卡取下,随后链接电脑。
结果却发现,电脑上毫无反应。
代號零之儒教 劍魔陳風
“妈的,被他骗了。”王警官就知道肯定是这王文志搞的鬼,整个人也是怒不可揭:“这家伙从头到尾都在撒谎。”
“可是。”刘家驹瞥了眼王警官,说道:“可是他如果说自己不知情,那也拿他没办法。”
“对呀。”陈慧美也道:“但是我感觉,这个王文志肯定有问题,不会这么凑巧,在林间小道待了70分钟,又正好行车记录仪是坏的,然后又储存卡没用,这一切都太凑巧了。”
在大家看来,或许有些不可思议。
但顾晨此刻的脸色也很难看。
关键线索在这里中断,所有的事情,看似偶然,但要换位思考一下就能清楚。
如果王文志跟何明俊的失踪有关联,那他必然会损毁行车记录仪,这是消除证据的最好方式。
而如果警方介入调查,王文志肯定要在行车记录仪上动手脚。
如果堂而皇之的将行车记录仪损毁,必然会引起警方的怀疑,而将行车记录仪送去修理,在储存卡上动手脚,他也能在跟警方的询问中起到回旋的余地。
此时此刻,顾晨已经基本能确定,何明俊的失踪,或许跟这个王文志有关联。
而且何明俊此刻就在林间小道。
想到这些,顾晨先是给何俊超打去电话,让何俊超调查一下王文志跟何明俊之间的关联,随后又拨通了丁警官电话。
丁警官此刻也是毫无收获,有些难为情道:“顾晨,暂时还没有发现可疑地点。”
“你们在那等我,我现在过来。”顾晨说。
丁警官一愣,但还是嗯道:“那行,我给你发个定位,标明我们现在的方位。”
两人简单的沟通,顾晨直接开车带着大家奔往林间小道。
既然行车记录仪这条线索已经难以找到突破口,那顾晨只有寄希望于在林间小道找到一些蛛丝马迹。
来到林间小道,顾晨根据之前车主黄志忠提供的行车记录仪信息,准备寻找黄志忠与王文志相遇的地点。
车上,卢薇薇也是问顾晨:“顾师弟,你记得黄志文开车进入林中小道的具体时间?”
“记得,从开进林间小道开始计算,他遇见王文志,总共花费了30分钟,而他本人完全开出林间小道,用时55分钟,可以算是中间地带。”顾晨说。
刘家驹也提醒道:“那我们必须按照黄志忠当时的开车速度行驶才行。”
“这个没问题,速度我根据当时的行车记录仪视频画面,基本上可以做到。”
顾晨也是老司机了,这点问题难不住他。
卢薇薇也是没好气道:“要不是那个王文志捣鬼,我们也不用这么辛苦寻找。”
“这林间小道,老丁他们也毫无收获,更别说我们。”
“那不一样。”顾晨摇了摇脑袋,淡笑着说:“我们的成功率比他们更大,至少我们知道王文志当时停车位置在哪里,但丁师兄他们不清楚,只能边开车边寻找,他们才是真正的大海捞针。”
“也对哦。”听顾晨这么一说,卢薇薇顿时觉得有些道理。
最起码大家在这条线索上,也并不是一无所获。
可一想到王文志跟自己玩心眼,卢薇薇气就不打一出来,也是闷闷不乐道:
“要我说,这世上有一种人,可能大家都遇到过,他会有一种错觉,就是你跟他好好说话,他就以为你好说话。”
“你越是给他好脸,他就越是以为他可以不要脸。”
“他们总是会把别人不跟他一般见识,理解为别人好欺负,这种人就不要跟他谈什么素养,素养不是一味的忍让,不是被冒犯了以后还微笑,被欺负了以后还礼貌。”
“卢师姐,你说的那个人是王文志吧?”卢薇薇还没把话说完,顾晨直接猜出谜底。
卢薇薇笑孜孜道:“看来顾师弟知道我说的是谁?没错,就是那该死的王文志。”
劍陵道人 劍陵道人
“要不是这家伙,哪里会有这么多事?依我看,何明俊肯定是被他给藏起来了,而且两人肯定是认识的。”
“可是现在我们没有证据啊?”陈慧美说。
在陈慧美看来,王文志的嫌疑无疑是最大的,她也知道王文志有鬼。
可一接手,大家就已经栽了跟头,现在只能被迫寻找下一条线索。
顾晨瞥了眼后视镜,淡笑着说:“只要发生过,就必定会留下线索,而且你们知道吗?如果王文志跟何明俊接触过,那他也是在大晚上。”
“从那天晚上之后,王文志就再没去过林间小道,这样一来,反而对我们有利。”
“呃,对我们有利?”刘家驹有些不太明白,或者说,有些跟不上顾晨思路。
顾晨默默点头,直接道:“因为事情是在晚上发生的,如果何明俊遇到不测,或者说被王文志杀害藏匿,那大晚上,王文志就算再怎么清理现场,也会有破绽让我们发现。”
话音落下,车内众人面面相觑。
顾晨说的一点没错。
大白天你都不一定能够将现场清理干净,更何况是晚上?
如此一来,或许在林间小道这条线索上,会有重大突破。
大家想想都有些激动,刘家驹则是直接催促顾晨问:“那我们还有多久到目的地?我都已经等不及了。”
炮灰晉級計劃書
顾晨看了眼时间,回道:“还有5分钟。”
……
超級邪神在都市 久仰
……
5分钟后,顾晨将车停在路边。
按照时间,以及行车记录仪速度参照,还有附近的植被情况,普通人要辨别方位地点,或许有些困难。
但这些困难对顾晨来说,根本就不存在。
利用大师级记忆力和观察力,顾晨早就确定了具体方位。
于是顾晨指着前方一棵大树道:“从黄志忠的行车记录仪来看,当天晚上两车相会的时候,记录仪面前有棵梧桐树,应该就是前面那棵。”
“这你都能记住?”刘家驹对顾晨这种超强记忆力也是第一次碰见,因此感觉十分好奇。
于是左右观望一番后,又道:“那要是林中还有几棵跟这棵梧桐树相同,那岂不会搞错?”
话音落下,卢薇薇直接噗笑出声。
刘家驹有些不太明白,于是又问:“我的想法好像没错吧?树林中植物生长都差不多,这样就能确定当时的会车地点,未免有些太草率了吧?”
卢薇薇摇摇脑袋:“我说刘警官,或许这种情况对别人来说,是有些拿捏不准,但是在我顾师弟这里,压根就不存在的好吗?”
“他的记忆力和观察力,在我们芙蓉分局里那是数一数二的,你只要相信他就行了。”
原本还带着怀疑,可听卢薇薇这么一说,刘家驹都有些相信了,于是瞥了眼身边的陈慧美。
陈慧美默默点头:“我相信顾晨。”
“好吧。”感觉没人支持自己,刘家驹认输,但还是对现场情况表示怀疑。
大家依次下车,根据之前的视频画面,一起走到那棵梧桐树下。
卢薇薇指着一处方位道:“我记得,当时王文志的奔驰车就停在这里,而黄志忠的国产越野车的方位在这里,没错吧?”
顾晨微微点头:“差不多。”
“那赶紧找找看。”王警官顿时打起精神。
这地方比较幽静,给人一种诡秘的感觉。
有时候王警官甚至觉得,是什么人把这条林间小道开发出来?这也是人才。
顾晨的心思在寻找何明俊身上。
由于现场泥土道路被多辆车碾压,因此各种痕迹也是数不胜数。
再加上何明俊失踪是几天前的事情,哪怕当时的地址就在这里,要搜查起来也有较大的困难。
顾晨眨了眨双眼,眼前一道彩虹划过。
很快,顾晨利用大师级想象力,让自己迅速进入虚拟空间。
由于虚拟空间是被自己升级过,因此,顾晨既可以看清现实的画面,同事又能在现实画面中,构思出透明的虚拟场景。
很快,整个天色暗淡下来,场景回到了当晚。
王文志的车辆就停在路边,而他的面前,则是何明俊的车辆。
而这其中,王文志的车头明显有些偏歪,这跟黄志忠行车记录仪里的场景颇感相似。
因为黄志忠也是因为经过此地,才刻意多打了一些方向盘,从奔驰车旁绕过。
可见当时王文志的奔驰车,明显有种占道的情况。
而如果是这样,顾晨立刻将场景逼真还原。
其中何明俊的车辆,明显是被王文志堵在路口。
随后,王文志跟何明俊依次下车,两人开始在顾晨虚拟空间中相互交谈。
当然,由于虚拟空间,顾晨并不知道二人交流的内容。
只是两人在交流到关键处,甚至发生了推搡。
很快,两人由推搡演变成斗殴。
此时此刻,王文志从身上取出一把早已准备好的利刃,一刀捅进何明俊腹部。
何明俊措手不及,顿时痛苦倒地,看着面前的王文志,很快便一命呜呼。
而此时的王文志赶紧看看左右,发现一切正常后,他开始处理尸体。
顾晨利用自己的思考和构思,开始从王文志角度考虑问题。
“如果我是王文志,应该会连同何明俊的车辆一起处理。”
想到这,顾晨轻轻打上一记响指,先前定格的画面,顿时再次活动起来。
王文志慌忙将何明俊尸体抬上他的那辆两厢轿车,之后又开着何明俊的车辆,迅速驶入道路两侧,寻找一处隐秘地点藏匿起来。
由于林间小道两侧的植被并不茂密,即使车辆行驶过去,也是可以安全通过。
眼看着何明俊的车辆消失在林中,处理好一切的王文志,这才又慌忙的跑回自己的奔驰轿车。
可好巧不巧,此时的一辆国产越野车刚好经过,司机正是黄志忠。
于是王文志立马假装在路边小便,以掩饰自己的尴尬举动。
而之后所发生的情况,也如黄志忠行车记录仪里所记录的那样。
黄志忠与陌生人王文志简单交流了几句后,便开车绕过了梧桐树,消失在那茫茫夜色中。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