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n6o3t人氣連載都市小說 混在帝國當王爺-第八百二十二章 人終歸要有底線(二十六)推薦-6ahlo

混在帝國當王爺
小說推薦混在帝國當王爺
“陛下,据黔州司马奏报,石虎已经写好奏折,内容虽然不为外人所知,但据臣猜测,石虎应该是自请黔州留后,并请求朝廷给予他黔州节度使的职位。”
一代宗師
赫连储把自己得到的情况说了出来。
棄婦再嫁
大鸿胪还有一个职责,就是掌管地方风闻,有这个职责在身,本身就有一定的侦查事务,黔州司马把这件事情单独告诉大鸿胪,也算是正常。
赵询摆了摆手中的奏折,沉声说道:“魏文南之死,言语不详,这么大的事情,怎么可能一点风闻都没有?黔州地方官员呈奏之事,写的这么简单,他们到底是干什么吃的?”
赫连储苦笑道:“魏文南死的太过突然,谁都没有任何准备,当然,也不排除有人刻意隐瞒消息。”
“皇上,现在并不是纠结魏文南怎么死的时候,事情已经发生,我们应该往后面想一想了。”
一直没有说话的李忠,这个时候突然开口说话。
赵询看向李勋,语气柔和的说道:“李相国善于军机,不知有何良议教朕?”
青魂天下
豪門錯愛:嬌妻太甜 藍色忘憂
赵询虽然对李忠有所不满,多有猜忌防范,并且随着开始动手消减其兵权,导致两人这段时间,关系越发冷淡,李忠显然已经有些心灰意冷,对于朝政,多有沉默,但是不管怎么说,就军事而言,满朝文武大臣,确实没有几人比的上李忠,在这方面,赵询还是要倚重其才。
李忠说道:“老臣想要先问问皇上,若是石虎上奏请求继任黔州节度使,皇上是同意还是拒绝?”
纏綿—強歡成性 海宸
赵询皱了皱眉头,看了李忠一眼,没有急着回答,而是回到椅子上坐下,把奏折递给小乐子,指了指李忠等人,事宜给他们看看,然后这才开口说道:“奏折虽然写的简单,但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倒也描述完整,魏文南以及家族上百人之死,显然是出于人为,石虎的嫌疑最大,或许就是他做的。”
毒女歸來,腹黑二小姐
李勋这时候开口说道:“陛下,石虎也是一方大臣,在没有确凿证据之前,还请慎言,以免君臣猜忌,惹出不必要的麻烦。”
“李相国所言在理,还请陛下收回方才之言。”
谢世远也是出声附和。
赵询点了点头,说道:“两位相国说的对,是朕失言了。”
赵询在这方面还是比较大度的,他并不讨厌大臣的当面顶撞与直言劝谏,只要不是太过,不是出于私心,他都不会在意,这一点,赵询与先皇赵智倒是有些相似。
赵询看向李忠,沉声说道:“李相国能否把话说的明白一些?”
李忠此时已经看完了黔州司马的奏报,对事情的缘由有了一个大概的了解。
面对赵询的询问,李忠沉思片刻,然后淡声说道:“政治方面,老臣不慎明白,所以不多做考虑,但是就军事而言,石虎排除异己,整肃军队,以铁腕手段掌控兵权,显然是对黔州节度使之职势在必得,出于这个考虑,朝廷若是拒绝他的请求,石虎极有可能拥兵自重,割据岭南,到时候,一场战争不可避免。”
李忠的话语落下,陈虎大声笑道:“左相大人把事情想得也太严重了一些,先且不论石虎会不会上表自请黔州留后,就算真的如此,也不一定代表石虎会反,一切都还有转圜的余地,我们还是不要遐想的好,倒把事情给弄复杂了。”
“陈老所言在理,再者说了,地方藩镇节度使死后,上表自请留后,几乎已经成为常态,对于石虎,我建议还是以安抚为上。”
詹台易恒出声附和陈虎。
赵询这时候才注意到陈虎的存在,看了他两眼,沉默片刻,然后笑着说道:“来人,给陈老赐座。”
“谢陛下。”
一路歡歌漸輕遠
陈虎躬身一拜,然后神色安然的坐下。
妃常得寵
陈虎曾经入职政事堂为相,比如今的政事堂九位相国,资格都要老,赵询对他态度客气,也是正常的事情。
抗日之暗殺之王
赵询赐座陈虎之后,目光再次看向李忠。
李忠如今显然没有从前那般急躁,就算他看不出来,终归也会有身边人给他提醒,赵询对其是多有忌惮与猜忌的。
李忠并没有和陈虎争论什么,只是淡声说道:“魏文南对朝廷一直忠心耿耿,既不贪财,与不贪权,可谓是天下各大节度使的表率与榜样,如今死的不明不白,朝廷若是因为畏战而对此置之不理,天子的威严何在,朝廷的名誉何在?”
萧徽这时候沉声说道:“左相大人为何非要把魏文南之死,往石虎身上牵扯?或许事情很简单,魏文南就是死于意外。”
萧徽的这番话一说出来,一些人的脸上顿时有了冷笑之色。
陈虎所在的陈氏一族,根基就在岭南之地,魏文南坐镇黔州十数年,一直把陈氏一族压制的动弹不得,这么多年来没有任何发展与作为,所以说,陈虎与魏文南之间的矛盾非常深重,魏文南的突然死亡,受利最大的两个人,恐怕就是陈虎与石虎,如今这两个人,一个在黔州整肃军队,控制兵权,一个却是突然到了丰京,极力为石虎开脱美言,并聚集了詹台易恒、萧徽等一批有名官员与家族,其心思到底是什么,很是值得玩味。
李忠看了赵询一眼,见他皱着眉头,脸上有着犹豫之色,心中不禁叹气一声,很多话也不想再说了,说多了又是一场争论,解决不了任何事情。
赵询此刻的心情却是有些犹豫,他既是觉得李忠之言很有道理,魏文南对朝廷向来忠心耿耿,如今死的不明不白,朝廷若是不能给出一个交代,天下人会如何遐想?自己作为天子,又会被天下人如何看待?
但是赵询又觉得陈虎等人所言,也是有些道理,在事情没有搞清楚之前,贸然定下结论,只会立即让石虎与朝廷形成对立,那样的话,一场战争就真的是不可避免了,如今的朝局勉强稳定下来,西域、陇右两地的人事安排与后续计划,正要展开,赵询这个时候,真心不想发生任何意外,他只想稳定的度过这段时间,把西域、陇右两地的事情优先决定下来。
沉思再三,赵询最后说道:“派个人去岭南看看吧,一定要把魏文南的事情,给朕弄清楚,弄明白。”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