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6cfnn熱門連載小說 禁區之狐 線上看-第五十一章 來點刺激的看書-m1fhn

禁區之狐
小說推薦禁區之狐
“好,广告之后,欢迎回来。超级杯的上半场可以说场面是相对比较平淡的,华南虎优势太大了,掌控住了局势,闪星只有在比赛刚刚开始的时候,表现出了他们的锐气,但接下来就被华南虎镇压住了……那么颜康你怎么看待这两支球队上半场的表现?”
贺峰坐在后方演播室里,扭头询问他旁边的解说嘉宾颜康,多年的搭档。
颜康笑道:“其实单看上半场数据统计的话,会觉得闪星踢得更好。在华南虎全面占优的情况下,他们竟然只丢了一个球,是怎么做到的?”
笑完,他又正色道:“不过说实话,我觉得闪星和华南虎的差距绝对不只是这一个球那么少。下半场,华南虎的优势还会更大,当他们打进第二个球的时候,这场比赛的胜负应该就没有悬念了。赵康明应该考虑的是如何利用这场比赛来让自己的球员们了解到更多的东西。对闪星来说这是一堂难能可贵的提前预习课,能够让他们了解到即将开打的中超是什么样子的。从这一点来说,他们比去年的河西大秦和首都祥云要幸运得多……”
贺峰附和道:“没错。中甲和中超是完全不同的,用打中甲的心态和思想来准备中超,是要出问题的。闪星可以利用超级杯来给球员们打预防针,多少能提前适应一点中超和中甲的差异。可能这才是本场超级杯对于闪星最大的意义吧?”
盛世奇英
※※※
位面高手 孤燈夜雨2013
在闪星的更衣室里,赵康明并没有因为球队上半场的丢球而批评球队,哪怕这个丢球多少和球队的防守失误有关系。
等大家都进来之后,他第一句话是表扬。
“你们干得不错,上半场我们只丢了一个球。当然,丢了球会让我们陷入相对不利的境地。但我们在丢球之后的表现也很不错,没有让对手扩大领先优势。现在让我们来说一下下半场怎么办……”
面对首发十一人,赵康明竖起一根手指:“首先是防守。通过上半场的丢球,我们可以从中吸取哪些经验教训?当对手进攻的时候,我们被压缩的太扁平了,让对方很容易就掌握我们禁区外的那片空间,而丢球正是因为他们控制了那里的第二落点。所以下半场,我们必须顶住他们的进攻,不让他们获得第二落点。胡莱、陈星佚、黎荣你们三个要稍微再往外顶一顶。”
被点到名字的三个人点了点头。
“上半场你们也收得太靠后了,导致我们的反击上不去。下半场不能这样,哪怕我们防守吃紧,你们也不能收的太靠里……”
※※※
沐童成神記
林致远坐在更衣室自己的座位上,岔开双腿,双手环胸,往后靠在墙上,皱着眉头。
他的主教练莱赫曼正在用德语快速说着话,说完一段,他就看向翻译,翻译再把他刚才说的话用普通话说出来。
林致远听得懂莱赫曼的德语,所以他知道翻译并不能百分之百完全准确地翻译出老头儿的意思。
不过这不是什么大问题,只要翻译不把“你们应该持续施压”翻译成“你们现在这样就很好”就行。
而这位俱乐部高薪聘请的翻译并没有犯这样的错误,他省略掉的只是一些语气助词。把“你们应该持续向该死的对手施压”翻译成“你们应该继续向对手施压”……
林致远没怎么去仔细听翻译说的话,他皱着眉头在思考自己的问题。
整个上半场,因为球队强大的实力,他仅仅是在比赛开始时感受到了一些刺激,接下来比赛好像就和他没关系了一样。
是的,没关系。
一品小農女
上半场闪星全队一共只有五脚射门,打在门框范围内的只有两脚,其中让他最满意的一脚还是夏小宇在比赛开始时的那一脚射门。
那是闪星全队的第一脚射门,谁能想到出道即巅峰呢?
上半场四十五分钟比赛时间里,大部分时候,他都在后场无所事事的散步。
从球门前走出球门去,来到点球点。然后继续往前走,走出大禁区,来到罚球弧顶。
然后抬头望一眼前场,发现自己的队友们正在把升班马闪星按在地上摩擦,于是他又继续往前走,几乎都快走到中圈附近了,这才停下来。回头望一眼自家球门,见从这里看自己球门和对方球门,观感上似乎都差不多大了,才彻底停住。
这是他给自己画的安全线。
然后他开始往回退,一直退到大禁区里,开始在大禁区里遛弯儿。
同时脑子不可抑制地胡思乱想:要是可以带手机上来,我特么今天肯定能够占领朋友圈微信运动封面……
就这么发散一下思维,再仰头望天,从心底里发出一声叹息:所以我是凑数来的吗?
不是说好了要和胡莱决一胜负吗?
结果就这?
他想起自己之前一厢情愿时忽略了什么——以华南虎和闪星之间的实力差距,胡莱想要获得射门机会都很难,还谈什么决一胜负?
啧,你们争点气啊!
更衣室里翻译把莱赫曼的全部讲话都翻译完了,老头儿的最后一句话意思是:“你们上半场干得不错,只要能迫使他们踢不出他们所擅长的速度就可以。保持住。”
老头儿是希望能够把闪星限制的跟上半场一个样,但林致远却在心里偷偷幻想,闪星下半场能够给自己球队制造一些麻烦,这样自己才能有更多的机会和胡莱对决。
他这点小心思要是让莱赫曼知道了,不知道老头儿会不会气抖冷……
※※※
闪星的球员们三三两两地走出更衣室,向球场走去,准备下半场的比赛。
从比分上来看,只落后一球,他们还是有希望和华南虎掰掰手腕子的。
中场休息的时候赵康明也是以此为目标来继续安排战术,他还在最后鼓励大家放下丢了一球的包袱,不要去考虑比分,不要有压力,正常发挥。
按理说,闪星的球员们走出更衣室的时候,都应该是对下半场充满了憧憬,并且迫不及待想要让比赛开始的。
但陈星佚走在通道中的时候,却回头对于他走在一起的几个同伴们说道:“我觉得不爽。”
“整体实力还是有差距嘛,没办法。”王光伟安慰他。“华南虎毕竟是中超冠军,我们严格意义上来说只是个升班马。能只丢一个球已经很不容易啦……”
“不,这就是我觉得不爽的原因。”陈星佚摇头,左右看了看,然后压低声音说道:“大家都觉得我们赢不了华南虎,赛前那些舆论是怎么说的?没人关心我们能不能赢,他们对这场比赛闪星的唯一期待就是看胡莱能不能进林致远的门。”
说到这里,他看向胡莱问道:“胡莱你是不是也觉得踢的不爽?”
胡莱点了头:“是挺不爽的,我特么上半场就两脚射门,还都没打在门框范围内。再这么下去,林致远那小子真得在赛后给我跪下,感谢我的不杀之恩了……”
他有些惆怅,不想受此大礼。
说曹操,曹操到,就在这时林致远从华南虎更衣室的方向走了过来,在看到胡莱之后,径直走上前,高昂着头对胡莱和他身边的其他人说道:“我说你们还能不能行啊?我在后面都快冻感冒了,能来点刺激的吗?”
他这话顿时引来了对面几个人的强烈反应。
“靠!林致远你小子别狂!”陈星佚指着林致远的鼻子道,“当初你要是和我一起参加全国大赛,我让你在球门里捡球捡到腰椎间盘突出!”
緲州蕓妃傳
“时无英雄,使竖子成名!”夏小宇在旁边哼道,他和林致远之间早就结下梁子了。
就连王光伟都看不下去了:“林致远你小子神经病吧?”
林致远面对昔日国奥队队友的指责,却面不改色,毫不以为意,他就盯着胡莱:“行吧,这场比赛咱们之间的较量不作数。球队实力差距太大,搞得我赢了你倒显得胜之不武了,没意思。”
见林致远得寸进尺了,本来就憋了一肚子火的陈星佚怒道:“林致远你是不是没事儿找事儿!谁他妈稀罕和你较量啊!”
他们这群人的大声呵斥和争执在狭窄的球员通道里显得非常显眼,很快就引来了双方球员的关注。
“干啥子干啥子?”韩湘飞冲上来,“想打架嗦?”
他这一嗓门让华南虎那边的球员也紧张起来,上来挡在了林致远身前,质问闪对面的闪星球员们:“输不起是不是?!”
眼看着双方就要剑拔弩张了,秦林和姚华升一前一后赶了过来。
“怎么回事儿?”秦林一来就阴沉着脸看向胡莱他们。
张清欢指了指林致远:“这小子上来挑衅我们。”
姚华升一听这话,就一胳膊紧紧箍住了林致远的脖子,然后把他往外拖,嘴里还骂骂咧咧的:“你他妈能耐了啊,林致远!挑什么事儿啊!”
看起来像是在责怪他,但其实是让他远离风暴中心。
至于张清欢这个国家队队友说的话,姚华升并不怀疑,不是他胳膊肘往外拐,而是他很清楚林致远这小子是什么德行……他觉得林致远确实是能做出这种事情的人。
秦林见姚华升已经率先出手教训了林致远,倒也没有继续说什么,而是把自己的队友们也给带走了:“都给我走!”
他带着自己的队友们,快步往球场方向走去。
另外一边,姚华升也带着自己的队友们赶紧出场,不要在通道里逗留。
上半场比赛开始之前这里还其乐融融的感觉早就没了,取而代之是紧张的低气压。
直到走上了球场,秦林才捂着嘴转身对跟在自己身后的年轻人们很严肃地说道:“对方是想要激怒我们,让我们失去理智,自乱阵脚。你们怎么这么配合他的?都给我冷静下来!”
同样走上球场之后,姚华升非常不客气地骂道:“你小子脑子里是进水了吧?”
面对他的责骂,林致远却笑了起来:“姚队,你不觉得把他们激怒了,我们赢面更大吗?”
姚华升被气乐了:“我们华南虎打个升班马还需要靠这种盘外招的?!滚蛋!”
林致远连忙从姚华升旁边跑了出去:“那我滚了啊,姚队!”
随后他转过身,在姚华升看不到的角度,他依然笑得很得意。
在闪星这边,胡莱正在对秦林拍胸脯保证:“放心吧,林哥,冷静着呢。你没见刚才我都没出场吗?简直毫无存在感!”
秦林眯起了眼睛:“你是在打什么歪主意吧?”
胡莱连忙摆手:“没有没有,林哥,我能打什么歪主意?”
秦林见状也只能叮嘱他:“你小子到时候可别给我在对方禁区里假摔啊!我给你说假摔是要吃牌的!”
胡莱很委屈:“林哥你把我当什么人了?”
秦林懒得和他废话,挨个把其他人也都警告了一番就走了。
陈星佚等他走远,才对其他人说:“靠!下半场我要按照我最擅长的方式来踢!反正赵指导不也说了吗?让我们防守的时候不要回收的太狠了,位置适当前提……我特么一定要让林致远那小子见识见识!欢哥到时候你尽管把球往我前面传,拿不到都算我的!”
张清欢点了点头,并且看向了胡莱。不光是他,其他人也都把目光投到了胡莱的身上。
面对众人的目光,胡莱一拍巴掌:“我觉得小星星说的对。我们落后一个球,别人还觉得我们踢得好……瞧不起谁呢?中超卫冕冠军咋了?上赛季的金箭头不也是卫冕冠军?干了,和他们干!无非就另种结果,要么我们被他们全都干掉,要么我们干死他们!”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