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清華大學教授表態:國產芯片替代不應成爲主旋律

清華大學教授表態:國產芯片替代不應成爲主旋律

(原標題:魏少軍:國產芯片替代不應成爲主旋律 合作競爭才能發展)

歷經幾十年的發展,中國半導體產業的發展近年來成爲了全民關注的焦點,也成爲了資本追逐的熱點。在美國的封鎖之下,國產芯片替代的情緒高漲。

對於當下的國內半導體行業的熱潮,在本週ASPENCORE主辦的“2020全球高科技領袖論壇 – 全球CEO峯會&全球分銷與供應鏈領袖峯會”期間,中國半導體行業協會集成電路設計分會理事長、清華大學教授魏少軍指出:“中國半導體火熱的有點過頭,有點不像話。我們要防止極端主義和封閉思想,不能用代替思維作爲發展的主旋律,主旋律應該是開放、合作。”

得天和苑 待售 15000元/㎡起

中國半導體行業協會集成電路設計分會理事長、清華大學教授魏少軍

中國集成電路產業發展的現狀

十五年來,我國集成電路產業高速增長,產值增長近14倍,年均複合增長率達到19.2%,遠高於全球4.5%的年均複合增長率。2019年,中國集成電路產業繼續維持兩位數成長,全年銷售達到7562.3億元,同比增長15.8%。

吉利汽車10月銷量超14萬輛 年度目標已完成77%

具體到集成產業鏈的不同環節,根據中國半導體行業協會的數據,2019年各個環節銷售額均超過2000億元,芯片設計業增速最快,從2004年的84.5億元增加到了2019年的3063.5億元,增幅高達36.2倍,年均複合增長率也達到27.04%。

我國的芯片設計成爲設計、製造、封測三業中唯一15年增長率都爲正值的環節,已經成爲我國集成電路發展的重要火車頭,並且超越臺灣成爲全球第二大設計業聚集地,佔全球集成電路設計的比重由2004年的3.56%提升到了2019年的42.99%。

耶穌附體!熱蘇斯復刻博格坎普絕技 停過射一氣呵成

LV開採出一顆549克拉鑽石原石 並取名爲“花”

芯片製造業銷售額從2004年的180.5億元增長到了2019年的2149.1億元,增幅達11.9倍,年均複合增長率達到17.96%。在《國家集成電路產業發展推進綱要》的指導下以及大基金的強力拉動下,中國集成電路製造業正在迎來新一輪的高速增長,2014年以來,製造業的年均複合增長率爲24.72%,爲三業中最高。

封裝測試業起點較高,從2004年的280.3億元增加到2349.7億元,增長8.4倍,是三者中最低,年均複合增長率爲15.23%。雖然國內集成電路封測業的總體規模被設計業超越,但封測企業的技術水平顯著提升。

得天和苑 待售 15000元/㎡起

魏少軍在全球CEO峯會上演講時表示:“封測業曾經長期佔領我們集成電路產業絕大部分的份額,但現在它的比例在下降,而且增速也不高,這說明我們在這個領域的投入不足,值得關注。”

國內的半導體裝備產業在很長一段時間內存在感不強,在外資衝擊下,在生存的邊緣上苦苦掙扎。直到2008年啓動的國家科技重大專項,爲裝備產業的發展注入了強大動力,才促進了國內裝備製造業的快速發展,2008-2019年10年間的年均複合增長率爲18.37%。

半導體材料產業近些年也取得了長足的進步,保持了快速發展的勢頭,2005-2019年的年均複合增長率爲19.8%。

清華大學教授表態:國產芯片替代不應成爲主旋律

整體而言,國內的芯片呈現出需求旺盛、供給不足的情況。根據WSTS & CSIA-Fabless的數據,國產芯片產品在全球市場的佔比從2013年的4.3%增長到了2019年的10.3%。對比來看,國產新片產品在本地市場的佔比2013年到2019年,比例從14.9%提升到29.5,產值也從2013年的131.5億美元增加到2019年的425.9億美元。

聰明人的10大特徵,你中了幾條?

中國高端芯片依賴度很高,技術脫鉤損人不利己

雖然國內集成電路產業的發展取得了長足的進步,但是在計算機系統、通用電子系統、通信裝備、存儲設備、顯示及視頻系統中的核心芯片,國產芯片的市場佔有率許多都低於0.5%,只有少數芯片的市場佔有率能超過20%。

中國對高端芯片的依賴程度從集成電路的進口額也能直觀體現。根據中國海關的統計數據,2014-2019年,進口集成電路價值從2177.2億美元增長到3064.3億美元,增長了40.7%。其中,進口微處理器/控制器5年間增加了385.5億美元,2019年達到1437.7億美元,增長比例爲36.6%。進口存儲器從2014年的542.8億美元增長到2019年的947.0億美元,增加了404.2億美元,增長比例爲74.5%。

來源:中國海關,魏少軍在全球CEO峯會演講PPT截圖

警方破獲特大”裸聊”敲詐勒索案:受害者達10多萬

放大器類芯片進口從2014年的90億美元增長到2019年97.0億美元,增加了7.0億美元,增長比例爲7.8%;其它芯片五年間增加了90.4億美元,增長比例爲18.4%。

魏少軍指出,從進口數據就可以看出,過去五年我們的中低端產品整體替代比較強。但高端微處理器和存儲器差距還比較大,進口增長比例非常大。

當下的國際關係以及疫情給全球半導體行業都帶來了不小的挑戰,市場研究機構紛紛預測半導體市場可能下降的比例。“在這種情況下,既然有機遇,也有困境,特別是在重壓情況下,我們更需要一種冷靜的心態,我想說的是人間正道是滄桑”魏少軍進一步表示,“我們有太多的壓力要釋放,但我們今天的做法是否做對了?中國已經融入全球技術體系,不能走回頭路。有人呼籲我們要另搞一套,我認爲這個想法是錯誤的。”

數字化出行方式變成現實 進博會上的智能汽車科技

國內的光伏面板、高鐵、數字支付、智能手機、雲服務、機器人等的國內市場佔有率都超過了50%,如果要發展技術,就需要全球化。魏少軍認爲:“除了半導體,其他行業也需要走向國際。全球化下,脫鉤是損人不利己。”

根據美國半導體行業協會(SIA)的統計,2018年美國公司出口到中國的集成電路產品價值超過800億美元。而根據中國半導體行業協會的估計,美國企業銷售到中國的集成電路產品價值應該接近或超過1000億美元。美國半導體巨頭公司有5家的在中國的銷售收入都佔到其總銷售額的一半以上。

圖片來自魏少軍在全球CEO峯會演講PPT

另外,根據波士頓諮詢公司(BCG)2020年的研究,中美技術脫鉤對美國半導體領導地位的負面影響極大,短期看可能會讓韓國領先,長期看對中國更有利。

國產芯片替代不應成爲主旋律

魏少軍認爲,中國要成爲半導體行業的領袖還需要很長時間,並且要防止極端主義和封閉發展的錯誤思想,中國的發展要開放。

“我希望中國半導體行業的發展的主旋律開放合作不要改,而不是國產替代思維。中美半導體產業在競爭中合作才能發展。”魏少軍說:“我們希望整個全球半導體還是回到世界半導體理事會的框架當中來協調和發展,政府不要做對產業有影響,特別影響產業健康發展的事。”

他建議,我們應重新審視半導體產業的五大板塊:設計、製造、封測、裝配、材料。這五大板塊在資源上的投入是不平衡的,在未來的發展中,應該特別注意五個領域的平衡發展。目前看設計板塊稍微超前,材料板塊相對弱一些,但並沒有那麼可怕。

一位材料專家曾說,光刻膠這樣的化工產品有許多配方,關鍵是配方要一個個去試,只要花時間、人力和投入資源,是可以做出來的,並非無法克服。

高潮來了!鄭智突破造點 但主裁看VAR後取消點球

另外,關於產業模式的問題,魏少軍也表示,“曾經有一段時間大家不願談IDM模式,認爲代工和設計模式最好,現在像存儲器這樣的IDM產業也在往前推進,我們也不要輕易否定某一種模式。”雷鋒網

魏少軍最後談到芯片項目爛尾時,他表示:“我們還是要尊重產業發展規律,要克服急功近利冒進式的發展,虛心向美國半導體學習,加大投入。中國率先控制住了新冠疫情,這是我們發展半導體產業的先機,全球上半年半導體市場的增長100%都是由中國市場貢獻,這一點千萬不能忘記。”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