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sbv0z好文筆的都市小说 妖魔哪裏走 全金屬彈殼-486.大戰拉開(大家的推薦票在哪裏讓彈殼看看)展示-h7t14

妖魔哪裏走
小說推薦妖魔哪裏走
一行人都是快鞭快马,只是怀庆府距离河道有段距离,他们还是奔驰了一阵才赶到河边。
到了河边王七麟一拽马缰绳停下马,一个力士连滚带爬的扑了过来叫道:“大人、大人,你们总算来了,金路光诈尸了!它诈尸了!”
王七麟将八喵悄悄的扔下了马。
胡毅喝道:“怎么又是他诈尸了?不是说尸首肚子里钻出来一个小孩吗?”
力士愣了愣道:“钻、钻出个小孩?它是个男人,肚子里怎么会钻出小孩?不是,是它诈尸了,刚才好不吓人!它诈尸坐了起来!你看、你们看啊!”
码头上拴着一艘小船,夜风一吹酒味很浓郁,上面确实坐起了一个人,此时这人是背对着他们而坐,留给众人一个背影。
胡毅跳下马骂道:“这都什么乱七八糟?它娘的,给老子滚一边去,柳子你跟我过去看看那尸体怎么回事!”
杜柳子畏畏缩缩的说道:“头儿,你让七爷陪你去吧,小的不行,万一有点啥事,小的跟你在一起不是只能拖累你吗?”
胡毅骂道:“拍马屁你最积极,办正事你就拉稀了,我真是、真是,滚一边去!”
他冲王七麟拱手道:“七爷,咱们一起过去瞧瞧?”
王七麟趴在马头上俯瞰他,笑道:“无、唔,都到这里了,胡大人还要演戏吗?”
马明和沉一一左一右,立马将胡毅给逼了起来。
胡毅脸色一黑:“什么?演戏什么?”
王七麟饶有兴趣的说道:“装,你再装,你说你在我面前装有什么用?你见过徐大人了,那才是影帝,他要是去戏台那真是一个人能演九十九个角,从老嫖客演到小太监都没问题!”
胡毅茫然的看着他道:“七爷?你这是怎么了?”
王七麟道:“噢,我倒是忘记了,你不是白天的胡毅呀,你应当是今晚刚刚易容成为胡毅的,还不清楚徐大人的演技是吧?”
“不过你们的演技都太差了,真的应该多接触一下徐大人去学学,”他伸手指向杜柳子,“你早就露馅了,大哥,我要是你肯定得先去找个戏班子学习两年才敢出来搞表演,你的水平太洼呀!”
胡毅叫道:“七爷,你到底怎么了?”
王七麟喝道:“这时候你还演戏做什么?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什么人,二十八宿,我们又见面了!”
胡毅震惊的看向左右:“二十八宿?是前朝监谤卫那二十八个屠夫?”
杜柳子飞身而起,身影一晃出现在远处河面上喝道:“王大人果然不好对付,看来我算计你不成,你既然如此镇定应当是有所准备,那咱们下回再见!”
他双手一挥身后出现一个斗篷,只见罡风鼓荡、斗篷震动,整个人像大鸟般迅速的贴着河面掠走。
胡毅叫道:“杜、你它酿是谁!杜柳子呢?”
有妖氣客棧
远处河面传来一阵狂笑:“去他姘头家的地窖里头,现在他尸首还未腐烂……”
王七麟下意识要出剑,可是这人不知道是二十八宿中的哪一个,竟然能靠斗篷飞翔,且速度极快,几个闪烁身影便消失了,没有给他留下动手机会。
他看向胡毅喝道:“你真是胡毅?”
胡毅快崩溃了:“七爷,卑职不是胡毅是谁?这它娘怎么回事?卑职真是胡毅,中午头把净手水倒进你裤裆里的胡毅!”
这事算是比较隐秘,当时酒楼里头门窗紧闭,即使二十八宿追踪他们也没法透过窗户看到包间里的事。
但出于谨慎王七麟还是问了一句:“中午第一道菜是什么?”
胡毅不假思索的说道:“店家在咱去之前就准备了八道凉菜,卑职也不知道是啥呀,如果是热菜,那第一道菜是铜锅鸡!”
这点没问题,王七麟皱眉道:“监谤卫二十八宿在追踪我,他们昨天晚上就想对付我来着,所以我一直紧绷着神经等待他们。”
“今天这杜柳子出现后你三番两次说他变了性子,那时候我就开始猜测这人有问题,二十八宿精通易容术,我怀疑他便说某一个星宿易容而成,从下午一直防备着他。”
胡毅愕然道:“可是二十八宿为何不动手?请恕卑职鲁莽,王大人,二十八宿的威名咱听天监上下一清二楚,您恐怕不是他们中任何一个的对手吧?”
王七麟说道:“一点没错,可是我身边人多,他们别说一个,就是全来了也不是我身边这些人的对手。”
胡毅点点头道:“马大人身背马头明王,他确实强悍的不可一世。”
马明对他展现一个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
让您恰好说错了,咱在二十八宿跟前还没有你能打呢!
王七麟道:“我知道杜柳子有问题,故而傍晚时候特意将他留下以麻痹他,让他以为我被他的殷勤所打动,同时也是为了监视他。”
“先前有个叫猛哥的人去寺里求援,说你们在城里与金氏交手并不敌,我当时就知道他是胡扯,马明大人有马头明王降妖除魔,区区美女蛇算什么?”
“我猜测便是二十八宿想要冲我下手了,于是我将计就计跟随他出发,结果路上他没有异动,倒是古怪的碰到了你。”
“而且你还主动邀请我中途改道来码头,这岂不是想将我与我手下人给剥离开来?所以我也怀疑你是二十八宿之一假扮的。”
胡毅苦笑道:“怎么会这样?卑职现在都有些晕头转向了,没想到王大人身边形势如此复杂。”
守卫在码头的力士弱弱的说道:“两位大人,咱们要不要先去看看诈尸的金路光?他不对劲呀,刚才他站起来来着,很吓人的!”
王七麟跳下马说道:“我过去看看,顶多是个诈尸而已,有什么可怕的?”
胡毅放出两条拘魂索说道:“七爷,小心驶得万年船,这东西很可能是二十八宿的诡计,不可不防。”
王七麟快步走上码头,胡毅跟随在他身后。
蓄满酒水的小船在河面上轻轻荡漾,水波也荡漾,带起船上坐着的金路光尸首左右摇晃。
乌云慢慢漂移,凄凄惨惨的月光显露出来。
王七麟箭步上去用妖刀刀鞘戳了戳尸首,尸首吧唧一下子倒下,溅起酒花一片。
“怎么回事?”胡毅在后面探头探脑,跟随在他身后的力士胆颤心惊抓住他,气的他反身给了手下一拳:“没出息,丢脸!”
王七麟道:“没发现有什么问题,它不是诈尸了吗?怎么又一碰倒下了?”
胡毅问道:“七爷,诈尸会不会是二十八宿所为,所以当二十八宿逃离,它便变回了普通尸体?”
王七麟凑近看去,尸首爆裂,无数黑刺呼啸而来。
河水爆裂,一团金光如初升太阳,升起之后分散成蛟龙扑向王七麟。
站在胡毅身后的力士一脚踢在他后腰将他踢向王七麟,借着他掩饰手臂挥出,一支精铁大枪凭空出现,枪头寒光闪烁,瞬间贴着腋窝下刺出。
三方偷袭,瞬间而至!
偷袭发起速度极快,马明和沉一只感觉眼睛一晃,王七麟已经被击中!
沉一大叫:“七爷!”
黑刺、光龙穿过王七麟身躯,大枪也穿过他的身躯,或者说穿过他的影子。
王七麟身影腾空而起,手里还抓着个胡毅一脚踢出,将他踢上岸去。
可怜胡毅平日里在怀庆府位高权重,也是个说一不二的狠角色,结果今天被人踢来踢去……
而且他压根没反应过来!
等马明扶住他后他还在问:“这这这,怎么了?”
王七麟腾空飞起,身影连晃带起几个虚影,抽身后退出现在河面上。
成仙 hot
衣衫破碎!
突袭急促而强悍,他并没有完全避开。
河面波澜翻涌,王七麟落脚踩在了一道波浪上长笑道:“二十八宿,来了三个?”
金路光尸首站起,假力士和水中钻出来的杜柳子警惕的分列两边。
其中一人阴沉沉的笑道:“你王七麟真是不好对付,为了让你落单耗费我们许多力气呀。”
沉一吼道:“阿弥陀佛,谁说我家七爷落单了?喷僧在此……”
胡毅喝道:“听天监怀庆府铁尉胡毅在此!”
“看见你们了,不用吵吵。”尸首撕掉身上一些肉条扔下,变成了另一幅相貌,“如果只有一个王七麟,我们要斩杀他或许得耗费一炷香时间,加上你们这些废柴,那只需要半炷香时间便足够。”
沉一皱眉看向胡毅,道:“阿弥陀佛,他们骂你呢,他们说你是废柴,给七爷拖后腿。”
胡毅干笑道:“高僧你是不是误会他意思了?他是说咱们都给七爷拖后腿了。”
沉一理所当然的说道:“不对,他们说的是你给七爷拖后腿,因为喷僧可不会给七爷拖后腿,所以他们没说喷僧。”
胡毅理解不了他的逻辑,一时之间不知道说什么好。
马明安慰他道:“你别跟个傻子去争辩,你能辩赢的过一个傻子吗?”
王七麟笑道:“我一直到刚才上桥的时候,都在怀疑胡毅是你们的人,原来这点我猜错了,你们把这胡毅弄过来是为了掣肘我的?”
尸首冷笑:“不光要掣肘你,还要把你引过来,你知不知道为了把你和那臭道士分开,我们耗费多少心血?”
杜柳子沉声道:“说什么废话?快快动手斩杀他,快快离去!”
王七麟喝道:“慢着!”
大神難躲:萌寵上上簽
三人可不听他的话,三道黑影瞬间幻化为数十道,纷纷向河面上掠去。
王七麟袖子挥舞,月辉之下数道拳影迎上,河面之上罡风大起!
拳影撞上黑影,河面响起爆鸣声,金光、火光四起,水浪被罡风带的四处飞溅,拍打在岸边一溜船上将之拍的狂野摇晃!
王七麟不敌,飞身掠向岸边。
沉一挥舞禅杖迎接。
伏魔杖上星光闪烁,随着他出招而杖杆舞动,上面的禅文行云流水的转动。
菩提情緣:鳳凰泣血相思淚 陳也
河面上的十几道黑影合为一处,追星赶月紧随其后。
空气撕裂、鬼叫连连,伏魔杖刚刚挥到便被一支暗箭撞开,后面的人没看沉一只是落地一跺脚,沉一脚下土地顿时松软化作流沙,他不得不运气后撤以避开流沙侵袭。
王七麟往岸上狂奔,三人追在后面,有人大叫道:“王七麟,你跑不掉了!”
河面上有飞舸经过,一个声音遥遥传来:“他不是王七麟!”
这话飘摇而至,飞舸飘摇而去,未曾停歇。
正在追逐的三人猛的愣住了,其中一人厉声道:“不对,王七麟哪有这样的轻身功夫?”
“你是谁?”另一个人叫道。
‘王七麟’飞空而起大笑一声:“无量天尊,光允许你们易容换妆,不允许我们也来个易容吗?”
他身上官袍已经碎裂,如今随着话音响起,官袍更是化作碎片翩翩飞,露出里面一件皱皱巴巴的道袍。
远处马蹄声阵阵,这是好几匹马在狂奔,还有人在喊:“吞口、吞口你快点!”
吞口气喘吁吁的说:“七、七爷,你们都骑马呢,就我在跑,跑这么快很累的,我们吞口是守墓的,不是跑步的。”
三星宿反应很快,看到谢蛤蟆露面立马大喝一声:“走!”
“走?”谢蛤蟆轻笑一声,“妖魔哪里走!”
他双臂猛的展开,大袖挥舞,如同一只大鹰凌掠苍穹,数道符箓落下,入地之后便有几个泥人跳出来,飞快扑向三星宿将他们给缠住了。
三星宿修为高深,或者猛冲、或者撕扯,泥人没挡几个回合便粉碎。
但这时候骏马已经赶到,而且是从两边进行包抄!
胡毅激动的说道:“七爷,七爷你来啦!”
王七麟从一匹高头大马上翻身跳下,落地之后顾不上回应他先是一声‘剑出’!
三星宿中有一个女人已经跑到了河边,但金翅鸟御剑速度就是快,剑穗一甩它已经出现在这人身后,锋利剑尖刺她后心。
这星宿无奈只好回身一掌落下,开门剑被拍了个趔趄,另外四把剑从她头顶冒出,嗖嗖嗖的冲她钉了上去!
星宿张开嘴巴一吹,一个巨大泡泡出现在她身前,这泡泡将四把剑一起包裹起来。
接着她手捏法诀,泡泡开始收缩要绑定四把剑,小阿修罗大怒,甩掉兜鍪御剑痛击,她一拳一拳砸在剑柄后头,用死门剑硬生生的凿破了泡泡。
谢蛤蟆说道:“原来是胃土雉,无量天尊,失敬失敬!”
他大袖一甩,妖刀冲胃土雉飞去,王七麟身影如鬼魅,紧随其后握住妖刀反身抽出并双脚快速交错同时扭腰,身躯像风车般转动,妖刀锋利的刀锋在月光下散发着清冷的光辉。
二话不说开始干!
《太阴断魂刀》,再出江湖!
徐大放出鱼汕汕和两英魂,含住金豆挥拳向天,金光闪烁,天穹中一点金光落下,他接着浑身冒出金光。
淦!
他的座下是山公幽浮,请神之后他一挥燃木神刀指向一个星宿,用动作告示山公幽浮出击。
扛着他的山公幽浮颤颤巍巍的伸出大手,虽然很害怕,可是你还是得给钱。
这叫规矩!
旁边的吞口看到这一幕很震惊:死要钱啊,胆子可真大!
金甲天兵挥舞燃木神刀要砍掉山公幽浮的手,这时候沈三拍马赶到扔出一枚金铢:“快去干活!”
山公幽浮收起钱狂奔向前,金甲天兵大刀开合,夜空之中火焰如龙!
沉一挥舞伏魔杖协助他开打,这星宿一看情况不妙抖动羽翼般的斗篷飞起,像一只猛禽凌空而去。
空中轰鸣声阵阵,辰微月面无表情杀到,头下脚上超人冲锋,铁拳所向杀气澎湃!
星宿一拳迎上,一股看不见的气浪以两个拳头为中心向四周翻涌,辰微月的衣袖瞬间被撕裂、被吹飞!
他要被一拳打飞,但他喉咙里发出一声嘶吼,脸上突兀的冒出一层血色脉络,他的手臂皮肤下有劲气流淌,硬是往下再凿了一拳!
星宿一时无法上飞,一只大脚凭空踢来,瞬间而至,空气爆裂带起一道音浪!
白猿公御剑纠缠,吞口张开嘴冲他来了个暴雨梨花箭。
谢蛤蟆笑道:“昴日鸡!中西从卯,西为秋门,昴宿多凶,小心他的斗篷,一旦斗篷展开就意味着他要关门闭户,不能被他关起来,你们要脱离它束缚!”
随着他的话音,这星宿的斗篷猛的伸展十几倍,像一道布墙般延展开来将他们包围。
重生之太子劉據 八爺黨
舒宇甩掉刀鞘,两把薄如蝉翼的快刀冲斗篷撕去,刀锋所指,有猛鬼先至,抓住斗篷便开撕。
巫巫、沈三联袂冲向最后一个星宿,谢蛤蟆正在与这星宿游走,他笑道:“你是娄金狗吧?还有一个奎木狼不知道躲在哪里?何不出面一战!”
王七麟喝道:“小心胡毅!”
胡毅流出了眼泪:“七爷你真是对我没有一点信任!”
他的手下背叛他,他的上峰又不信任他,他觉得自己这日子太难了!
胃土雉一看困不住飞剑面色一变,双臂交叉甩动顿时有一支支翎羽般的暗器飞来。
王七麟不闪不避挥刀披上,太岳不摧神功运转到极致,浑身肌肤恍若山上磐石。
暗器撕碎他的衣服却被肌肤挡住,他挥刀逼的胃土雉连连后撤,厉声道:“只有你有暗器?看我暗器!”
胃土雉立马鼓荡真气防御。
“剑出!”
一听这话,胃土雉挥掌拍开妖刀眼观四路耳听八方,然后听到有声音从他下面响起。
她下意识低头,看到一只猫出现在他脚下,还有一把剑已经飞到了裆下……
二十八宿果然不是寻常妖魔鬼怪能比的,她瞬间双腿一夹罡气外放,听雷神剑撞在她腿上而被她避开了要害。
但五把飞剑插上了他全身要害,他双手挥出残影拍开五把飞剑,太阴断魂刀又已经到了她面前……
八喵还在下面挥小锤敲她脚!
胃土雉全身放出铁翎暗器,叮叮当当中飞剑与太阴断魂刀被撞开,她正要后退重整旗鼓,结果腿刚张开下面又是一声轰鸣。
听雷神剑还在伺机而动!
接着胃土雉的脸就红了。
前列腺碎大石!
不过她是女人没有前列腺,所以这就是……
王七麟左手捏剑诀驱动八部天龙剑阵,右手反手挥刀摆出刀阵,一时之间胃土雉身边刀光剑影无数!
胃土雉嘶吼一声从刀阵剑阵中飞出,挥手击出一拳砸在剑刃上力发拳锋,竟然硬生生打飞了王七麟手中的妖刀。
星宿之威!
她一看对手失去锐利武器,眼睛一亮接着嘴巴一张,顿时,她面前老大一片天地陷入一块泡泡中。
她要以自己的神通困死对手!
对手没了武器,那就破不开这胃泡!
王七麟浑然不惧,六剑齐出在泡泡外同样包裹了胃土雉。
死门剑煞气最猛,终究抢了个间隙一剑刺入她的肋下,同时死门洞开,时光飞逝。
胃土雉大惊,一掌拍开死门剑想要以神通困死王七麟,王七麟以全力运转太岳不摧神功,人如山岳,脚踏大地、头顶苍穹,天塌地陷一无所惧!
大泡变小泡,泡泡收缩要将他给压成碎块。
王七麟面无表情在里面立撑,太岳不摧不只是肌肤硬如山石,还是浑身挺如山岳!
胃土雉以为自己打了个如意算盘,却正好撞上了王七麟最强一点。
她以全力施展神通要挤死对手,这样防御力锐减,更不能随心所欲移动躲避。
于是她成了六把剑的活靶子。
她可以挥臂荡开六把剑,可是还有一只玄猫在神出鬼没敲他脚!
等她踢开玄猫,草丛里窜出一条白狗,张开嘴咬在她小腿上。
一口破防。
胃土雉闷哼一声甩腿踢飞天狗,死门剑抓住这机会如苍蝇闻见血腥味,立马顺着天狗咬开的伤口刺入其中!
其他五柄剑环绕胃土雉狂轰滥炸,唯有死门剑如跗骨之蛆紧紧盯着她腿上伤口!
死门再开,伤口处肌肤老化、血肉衰亡,胃土雉再不能不动弹了,她得撤掉对王七麟的神通去躲避死门剑。
但她又走错一步路。
时至如今两人以命相搏,唯有杀死对手才能让自己活下去,没有退路!
一方退,另一方就进!
胃土雉甩手放弃神通翻身向后,王七麟以大手印拍出击碎胃泡喝道:“刀来!”
八喵一记后踢腿将妖刀踢起,这样他顺势向前接过刀,胃土雉踉跄落地,妖刀万家灯火!
四周全是刀光!
胃土雉有一条腿已经被死门废了,她知道自己生死攸关,急忙大叫:“救……”
前面她只是走错两步路,这次她直接踏上了死路!
嘴巴一开,妖刀如黄鳝钻洞,万家灯火转为万籁俱寂!
拳走一路、刀行一处,刀尖刺入她口中,王七麟回身就是一记劈腿踢在刀柄上将之往里砸去!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