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tzpar妙趣橫生言情小說 我的1978小農莊-第203章 小娟,爸帶你去城裏住相伴-01nt9

我的1978小農莊
小說推薦我的1978小農莊
“人民文学?”
宗红兵话一出口,边上的张勇军和高振兴反应亮了,惊喜兴奋激动还有点怀疑,这太巧了吧。
“快快快,李栋同志快看看。”
好嘛,李栋觉着这两位比自己还激动,这么激动干啥啊,人民文学咋了,李栋那啥还是有点小激动,没上过人民文学嘛,不知道稿费高不高啊。
要是一字给个一毛,二毛的那可就发财了,李栋打开人民文学的信封好家伙就一张汇款单,五块。
咋的,这太小气了,李栋无语啊,五块钱,这个和自己预想完全两码事,只有五块稿费啊。
见着李栋闪过一丝失望,张勇军和高振兴心里咯噔一下,这是被退稿了不成啊。唉,期望太高了,就说人民文学不好上啊,张勇军那时候上还是军队推荐的呢。
现在再让他写一遍上人民文学也不可能了,期待太高了,只剩下失望了。
“这个人民文学太小气了点吧。”
李栋小声嘀咕一声,高振兴听着一顿伸头一看稿费汇款单。“李栋同志,你的稿子选上了?”
“选是选上了,可稿费。”
李栋无语,这家伙五块钱,太看不起人了吧,李栋第一时间想到退稿,开玩笑其他报纸,杂志给的钱肯定比这个多。
“选上了,真选上了。”
好家伙,这小子咋的大喘气啊,高振兴一脸惊喜。“张站长,李栋同志稿子选上了。”
“是嘛,好好好。”
张勇军激动的接过李栋递过来的汇款单是好一阵仔细看。“好,李栋同志,看来,我们是小看你的潜力了啊。”
“老高,咱们这下可不用担心了。”
张勇军笑着和高振兴说道,有了这篇文章,年底文化座谈会,可有的说头了。
信封还有一份编辑部的信件,李栋张开看了一下。“咦,这位怎么这么眼熟啊?”
评价李栋这篇稿子的编辑,李栋瞅着竟然有点眼熟,这可就不得了了,李栋眼熟的一般后世可都是大家。
“评价很高嘛。”
“还不错。”李栋随口说道,回头查查这个编辑。
张勇军仔细一好,这哪里是不错啊,这里的意思有望入选年度十大散文,张勇军更激动。“老高,你看看,编辑部对李栋同志这篇文章给予很高的评价啊。”
“年度十大散文,这可不得了了。”
神幻代碼
李栋心说,这算啥,人民文学好像复刊不久吧,这个年度十大散文之类奖水分太大了。再说,五块钱稿费,李栋还真有点看不上眼呢,这货顺手拆开了星星诗刊的信封。
诗刊这边和人民文学一样,是编辑部一封信和两张汇款单,还行拿起面朝大海春暖花开汇款单懵逼了,十五块六毛,啥意思,李栋嘀咕一声合计一下。
“这是一毛钱一个字啊。”
不行啊,海子,这诗评价一般啊,打开另外一张汇款单,李栋一脸惊喜,一代人,正文一共二十一个字,加上名字二十四个字竟然给了二十六块钱稿费。
这是连着李栋作者名都给钱了,一块钱一个字啊,李栋心说果然自己猜测不错啊,这个时间节点,这首诗肯定会受到编辑喜欢,内涵深度思想都有了。
相对来说春暖花开思想性上差的太多,一毛钱一个字已经算不错了。李栋打开编辑信纸评价春暖花开只有几句话,对于一代人那是赞美之词数不胜数,甚至李栋能从字里行间感受到这位编辑的激动,兴奋,这是喜欢的不要不要的。
难怪连自己作者名都给钱了,还不错,零零散散加起来四十多多块钱,李栋还是挺高兴,最小气的还是人民文学啊,李栋决定下次再不投稿了。
没稿费不香了,李栋这边两篇诗歌也入选了,张勇军和高振兴看了之后,称赞连连,尤其是一代人更是令两人激动兴奋,写的太好了,太有思想性,太有深度了。
籃球之 明月百年心
“李栋同志,这篇诗歌虽然只有短短两行却倒出来众人的心声啊,好好好,老高,咱们文化座谈会的稿子有了啊。”
“是啊,还不止一篇呢。”
高振兴兴奋不已,本来看望一下里山文化工作者,顺便来找李栋约稿子,为了年底的地区文化座谈会,没想到稿子不用约了,现成的好稿子啊。
人民文学,星星诗刊,这两个名头可都不小啊,再说这诗歌写的是真好,想来散文绝对不差,人民文学评价之高超过两人预料了,年度十大散文候选。
海賊之亂入系統
光是这个名头就足够镇住一多半的人了,要是真能入选,那家伙整个地区文化圈都要震动震动了,想想这事,张勇军不得不说,自己推荐李栋入地区作协这步棋真是走对了。
“李栋,请两位领导进屋坐啊。”
“你看,我给忘了,张站长,高站长快进屋。”
光顾着看信了,这不门口站了老半天。“红兵,进屋坐。”
“不了,不了,我还要送信。”
“那我不耽误你工作了,回头有空来玩。”
“好勒。”
宗红兵心说瞅瞅人家,一点没骄傲,还是这么平和,难怪这么能耐了。
李栋可不知道宗红兵想法,要不肯定要得意一番,没办法自己就是这样一个高尚的纯洁的人,咱不骄傲。
进了堂屋招呼大家坐下来,倒茶拿着花生瓜子招呼着。
稿费汇款单李栋收起来了,至于编辑部信倒是放在桌子上,张勇军和高振兴时不时看一看。
“两位站长过来是有啥事啊?”韩国富这边见李栋忙活倒茶倒水,代替李栋问了出来。
“我们代表文化站过来慰问慰问李栋同志。”
高振兴笑说道。“张站长还没和李栋同志见过面,这次过来正好见见。”
慰问品,李栋扫了一样好一叠票,还有一张大团结,不错,文化站就是讲究,知道自己喜欢啥,不来虚头瓜脑的东西,不像人民文学夸得小花似得,稿费五块。
这不是逗人玩嘛,李栋还是喜欢实在人,张站长和高站长一看就是实在人。“喝茶,喝茶。”
“李栋同志,我们这次过来出来不光光代表文化站慰问慰问你这个大作家,还有事相求。”高振兴说的李栋一愣,啥东西,高站长你们是不是太实在了点。
难怪给钱又给票呢,这是要自己办事啊,实在人其实挺可恶的。
实在人不死心眼,这可咋办,李栋试探着问。“高站长,你和张站长都办不了的事,我这个小农民能有啥办法。”
“哈哈哈,滑头。”
两人啥人没见过,李栋这话一出口,两人都乐了。
韩国富瞪了一眼李栋,瞎说啥啊,李栋嘿嘿笑,那啥自己年轻,不怕说错话,再说自己没说啥啊。
“咱们办不了的事,你还真办的了。”
说着拍拍桌子两张编辑评价信纸,啥意思啊,李栋没闹明白了。“高站长,你说明白些,俺是老实人,你绕圈圈,俺不懂。”
陰陽學院
“噗嗤。”
张勇军一口茶差点没喷到韩国富脸上,李栋躲闪的快,躲到韩国富身后。
“乱说啥话啊。”
通靈詭醫 秋風寒
韩国富手里的烟袋杆子蠢蠢欲动,这个混蛋小子,乱说啥。
“老高,你跟李栋同志好好说。”
“是这样,年底地区有个文化座谈会,这不我们本来想向你约个稿子,送过去,不过现在嘛倒是不用了,你这篇散文底稿还在不?”
“在。”
“这两篇诗歌的底稿?”
“都在呢。”
李栋一下明白过来。“张站长,高站长你们稍等一下,我去拿。”
稿子都在卧室,李栋说话就进屋去拿稿子。
“两位站长喝茶。”
願你安生不離笑
韩国栋笑说道。“这孩子还年轻,上次摔了一跤,时不时的有些调皮。”
“哈哈哈,作家嘛,思维跳跃些很是正常的。”
“是啊,作家啊,思想活跃一些。”
啥玩意,李栋嘀咕,这是说自己时不时犯傻,收拾稿子赶紧出来,要不这些人一点都不顾及背着人光是说坏话了,问题自己还能听见,你说气不气人。
“张站长,高站长,这是底稿。”
李栋稿子递给两人,对于散文,两人还是十分好奇的,一代人两句话在编辑评价都看到了,这会更想要看看这篇被高度评价的散文。
“好文章啊。”
“真是好文章。”
两人越看越喜欢,不时还拍下桌子,李栋吓了几次,多大人了,一个个至少四五十了吧,咋的跟孩子一样,一点不稳重啊,还说我活跃呢。
“这篇文章写的真好。”
张站长想说有大师风采,不过一想到李栋的年纪,别捧太高伤仲永了。“风格清新,好文章,假以时日李栋同志必然成为文学大家啊。”
“张站长你太高抬我了。”
“哈哈哈,我可没有高抬啊,这篇文章真的出乎我的预料的。”
“是啊,真是一篇好文章。”
高振兴看着张勇军。“站长,你看是不是定了。”
“定了吧。”
张勇军笑说道。“这样文章,不定它,定谁,我想李栋同志都不服气啊。”
啥玩意,你这说的,自己大气的很呢,定谁不定谁,管我啥事啊。
“那就定了。”
高振兴笑说道。“李栋同志,恭喜你啊。”
“高站长,这有啥恭喜的。”
“哈哈哈,你不知道呢吧,咱们一个地方推荐一篇或是几篇文章,作为文化座谈会研讨对象,被推荐者不光光能得到机会参加座谈会,还能得到地方创作奖励金。”
“奖励金?”
李栋一下来了兴趣,咱是实在人,其他的无所谓,这个奖励金你可得好好说说。
“那啥就定了吧,奖励金啥的其实无所谓多少,多点少点俺不在意这个。”
“哈哈哈。”
“这小子”
“咦,这咋还多了一篇稿子,韩皮皮?”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