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8g5n2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小說 位面之狩獵萬界 愛下-第一千一百一十五章 罵了老的來小的熱推-52kr9

位面之狩獵萬界
小說推薦位面之狩獵萬界
感谢:‘08a’兄弟的打赏,多谢多谢。
‘托塔天王李靖’退走了,当然不是因为吐血而无法再战,实际上见他宝塔金光与之前一般无异,丝毫没有暗淡就可以看出,吐血什么的,并没有对这位天王造成实际性的伤害。
‘托塔天王’应该是被‘黄少宏’骂到了痛处,感觉无颜见人了。
为何如此?
因为‘黄少宏’骂的都对!
这些事情,这位‘托塔天王’都做过。
当年‘天王李靖’乃是商朝陈塘关总兵,结果西周兴兵作乱,战事一起,这天王食君之禄,不思报国,见事不好就带着老婆辞官隐居去了。
等到周朝做大,商朝式微,这位托塔天王毅然的投入了讨伐大军,助周伐绉,为西周建功立业,讨伐旧主。
你看他拿着商朝的俸禄,贵为总兵,高官厚禄,最后面对叛逆,竟然一场仗都没打,就归顺了,还帮着叛军攻打自己昔日同袍,这臣子做的也没谁了。
最令人诟病的就是身为人父,缺少亲情,没有担当,其三子‘哪吒’闯下大祸,抽了龙王三太子敖丙的龙筋,在四海龙王上门问罪的时候,‘哪吒’为了不连累父母割肉还母,剔骨还父,自尽于当场。
按说熊孩子招人恨,该当教训,无可厚非,但‘哪吒’念及亲情,自尽为家人消灾,一人抗下祸事,这也就差不多了。
可‘李靖’身位人父,却做了更为过份事情。
‘哪吒’死后,鬼魂托梦给母亲,请其为自己建立行宫,让百姓祭拜,借香火和信仰塑造金身,以求还阳。
‘李靖’得知后,怕被连累,竟然跑去打碎‘哪吒’金身,火烧行宫,不让其有复生的机会。
之后‘哪吒’在师尊‘太乙真人’帮助之下,以莲花化身成躯体,才得以复活。
您瞧瞧,这是当爹的该做的么?
儿子闯祸不假,但为了不连累家人自尽而死,这事情放在外人身上,那也杀人不过头点地,更何况你这是亲儿子。
我獨仙行 智聖小馬賊
死后都不放过,复活的机会都不给,这也是没谁了!
可见其半点亲情都不顾。
‘哪咤’复活之后性情大变,找‘李靖’复仇,‘李靖’不敌,拜燃灯道人为师,得赠他玲珑宝塔。
‘李靖’用宝塔将‘哪吒’擒住,以烈焰焚烧迫使‘哪吒’与其言归于好。
此时他不杀‘哪吒’,估计也不是因为什么父子亲情,八成是因为‘燃灯’乃是阐教副教主,而‘哪吒’是阐教三代弟子的缘故。
‘李靖’拜在燃灯门下,实际上与‘哪吒’已经成了同门,不杀也是怕教中长辈怪罪。
这些烂事不是没人知道,可‘托塔天王’位高权重,无人敢私自议论,如今被人催动法力,骂的天上地下皆能听闻,天王这老脸无处安放,只能借着吐血,就势退走,先缓一缓,省的脸皮疼。
此时天上地下,无数存在都面色古怪,心中颇有些佩服这人间教主,性子是真猛。
‘李靖’走了,‘黄少宏’带人去查看现场,便见到地上留下了数千仙人的尸骨,各个是仙肌玉骨,穿着仙器铠甲,应是‘李靖’手下天兵无疑!
地底奇人
‘钟离权’替‘黄少宏’担心,连声道:
“这如何是好啊,杀了这么多天兵,怕已经闯下大祸了!”
其他地仙也是一脸苦色,这人间道门刚见兴旺,就恶了天庭,怕是气数真要尽了。
‘黄少宏’对‘钟离权’的话深以为然,点头道:
“不错,这些天兵刺杀本教主,的确是闯下大祸,不过他们既然死了,还是被先天剑气轰的神魂俱灭,那这件事,本教主就不再追求了,谁让本教主向来宽宏大量呢!”
众地仙对这教主都无语了,我们是说您闯祸了好不好,另外人家都神魂俱灭了,你还追究毛线啊。
不过他们都把话藏在了心里,实际上担心归担心,但对自家教主的行事作风,已经高山仰止,惊为天人。
骂天王这么牛叉的事情,除了自家教主谁人敢干?
关键骂的还都对,都是别人不敢说的话,虽然听着提心吊胆,但也觉得痛快。
‘黄少宏’叫人给这些天兵收尸,他自己则返回阵眼处,让其他人为其护法,将贴着‘上清神符’的‘人种袋’拿了出来,就地炼化。
他恶了‘托塔天王’,令其颜面无存,他才不信这位天王会如此大度,就此罢手呢,想来这位人品不怎么坚挺的天王,一定会返回来报复。
天才皇後,駕到!
到时候‘托塔天王’的报复手段,定然会如同雷霆霹雳一般凶狠无情,是以他要早做打算。
当然他手中有‘诛仙四剑’这样的底牌,想要自保不难,可这底牌他有大用,如今还不是曝光的时候。
‘黄少宏’推己及人,觉得若是让佛门知道他手中有‘诛仙四剑’,那‘阵图’之事便再无希望,定然不会让他凑齐‘诛仙剑阵’的。
婚裏婚外:悶騷總裁吃貨妻
是以他炼化‘人种袋’也是为了给自己增加对敌手段,以应对接下来的麻烦。
婚內迷情:腹黑老公不好惹
‘人种袋’是‘弥勒佛’的宝贝,又叫‘后天人种袋’虽称后天,威力却不弱一般的先天灵宝。
西游原著之中,‘人种袋’落入‘黄眉童子’手中,大发神威,不但收了唐僧师徒,就是猴子搬来的救兵,‘二十八星宿’和其他仙神,也一同收了。
所以说这件宝贝极为厉害,‘黄少宏’若将此宝炼化,定能有所助益。
按说‘后天人种袋’乃是‘弥勒’之物,以‘黄少宏’的修为若是炼化,瞬间就会被‘弥勒佛’感知,人家心念一动就收回去了。
亡國公主 泣血朱顏
但‘黄少宏’用‘上清神符’一直镇着这间宝物,圣人所赐‘神符’就是这么牛逼,不但能隔断因果、气息,令原主人感应不到,甚至他炼化之时,还有事半功倍的效果。
‘黄少宏’用法力药水补充消耗,不惜真元法力,用‘三昧真火’足足煅烧了三个时辰,到天色大亮之时,方在‘上清神符’的帮助下,抹去了‘弥勒佛’的精神印记,留下了自己的烙印。
就在‘黄少宏’消除‘弥勒’精神印记,炼化‘人种袋’的同时,雪窦山‘弥勒道场’中,笑口常开的弥勒佛忽然面色一苦,却是法宝被人炼化,神魂遭到反噬。
推算之下却发现天机混乱,算不得结果,当即苦道:“完喽,宝贝都丢了都没处去找,看来要去人间走一遭了!”
‘黄少宏’料定‘托塔天王’和佛门方面不会善罢甘休。只是他没有想到的是,‘托塔天王’还没动作,他的两个儿子‘金吒’、‘木吒’就前来为父出头了。
‘金吒’是‘文殊菩萨’的弟子,‘木吒’是‘普贤菩萨’的高足,后又拜在观音门下,可以说两人和他们父亲、师尊一样,都是资深的道门叛徒。
两道灵光从天而降,直射入‘两仪微尘大阵’之中,各自放出法宝护身,不等大阵发动,‘金吒’就朗声叫道:
“我乃李天王之子金吒,黄二郎欺我父太甚,身为人子,前来为父讨还公道,黄二郎你可敢一战?”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