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ur7va人氣都市小說 黎明之劍-第一千零七十四章 隱祕鑒賞-0rz3m

黎明之劍
小說推薦黎明之劍
橡木之厅的花园内,不知名的花朵静静绽放着,强大的自然魔法维持着这里的生机,让原本只有在南部地区才能生长的各色植物在这北方的大地上生机勃勃,又有微风结界笼罩在整个庭院上空,来自城镇内其他地区的喧闹声被层层削弱,到这里只剩下些许细微的声响——并不显得喧嚣,反而愈发宁静。
終焉的騎士
高文坐在圆桌旁,精致的描金圆杯中泛起清新的茶香,一些在人类世界并不常见的精灵点心和来自热带地区的水果被点缀在银质的盘子上,看上去赏心悦目。
白银女皇贝尔塞提娅坐在他的对面,这位精灵帝国的统治者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她已经仔细打量了高文很长时间,这时候才打破沉默:“刚听到您‘复活’的消息时,整个精灵王庭都掀起了一番波澜……许多与您熟识的精灵都还活着,他们被这个消息震惊,当然,其中也包括我——可惜白银帝国和当时的安苏距离太过遥远,而北方的局势又过于混乱,我们只能掌握一些有限的情报,直到魔网与哨兵之塔连接起来,消息渠道变得畅通……北方的局势才明朗起来。”
“……发生了很多事,”高文回忆着自己“复活”之后所见证的种种,真心实意地叹了口气,“你根本想象不到我一觉醒来都看到了怎样的景象……王国面目全非,秩序一片混乱,我七百年前打过的东西醒来之后竟然还要再打一遍……而且最关键的是整整七百年过去,人类在反攻废土的事业上不但没有丝毫寸进,反而退回去了。”
錦此一言
他以高文·塞西尔的口吻说着自己的感叹,在共同的记忆以及亲身经历的作用下,这些感慨却是十足的发自肺腑,甚至引得白银女皇也忍不住发出一声叹息:“我能理解……七百多年,我是亲眼见证着这个世界如何变化成这样的。曾经冲出刚铎废土的四个开拓军团在这数百年里已经完全变成陌生的样子,或好或坏,但共同点是几乎所有人都渐渐淡忘了废土的威胁——与白银帝国接壤的高岭王国情况好一些,因为大量混血精灵的存在,他们对历史不是那么容易‘忘却’,其次是提丰,除了少数昏庸之辈,他们总有较为明智强力的统治者,而安苏和奥古雷……”
白银女皇叹了口气,摇着头:“如果安苏没有遭遇那场内战,本也不会衰退那么多,而奥古雷——它本身就是部族王国,刚铎遗民在其中只占据一部分势力,部族国的大部分土著种族对当年那场灾难的记忆本身就不那么深刻,更不要说他们还有崇山峻岭作为天然屏障,生活在安逸环境下的种族,对发生在他们世界之外的危机是很迟钝的。”
高文的目光忍不住在贝尔塞提娅身上多停留了两秒钟——在这一刻,他才愈发真切地感觉到来自高文·塞西尔记忆中的“白银小女皇”和眼前这位女士的形象产生了巨大的脱节。
这是一种奇特的感觉,但他并不陌生——自揭棺而起以来,他已经接触了不止一个在高文·塞西尔的记忆中印象深刻的“旧相识”,从赛琳娜到贝尔提拉,从梅高尔三世到如今眼前的贝尔塞提娅,这些人历经七百年的岁月,物是人非,早已不再是记忆中的模样,他们每一个人的变化都是彻头彻尾的,只不过……这位白银女皇的变化或许最大罢了。
高文的思路忍不住扩散开来:在他所接触过的旧相识中,似乎只有索尔德林是变化最小的一个,虽然那位高阶游侠也经历了很多风风雨雨,但和其他人比起来,他的变化却只是比以前成熟了一些,高文思索着这其中的原因,慢慢有所理解——
在所有历经了七百年岁月的友人中,索尔德林是唯一所追寻的事物从未改变的一个——没有头发的人果然对一件事会很执着。
突然飘远的思路让高文不自觉地笑了一下,这抹笑容被贝尔塞提娅敏锐地捕捉到了,她露出一丝好奇:“高文叔叔,您在笑什么?”
“没什么,只是突然想到好笑的事,”高文摇了摇头,将话题转移开,“而且也有些感慨——这么多年过去了,当我一‘觉’醒来,不仅仅有很多熟识的人已经死去,就连那些还活着的,也已经发生了太大的变化,几乎让人认不出来了。”
死神空間
“也包括我么?”
鬼在你背後
奶爸的娛樂人生
“你是变化最大的一个。”
“您却没怎么变——几乎和我记忆中最后的印象一模一样,”贝尔塞提娅认真看着高文的眼睛,那平静的注视甚至让高文隐隐感到了一丝不自在,但很快这位白银女皇便移开了视线,非常自然而然地转移了话题,“高文叔叔,叙旧之余也说点正事吧,关于这次会议,您是怎么看的?”
億萬辣媽不好惹
“怎么看的?”高文怔了一下,一时间不明白对方为何突然这么说,但这个问题也不难回答,他很快反应过来,“我是这场会议的第一推动者和号召者,所以如果你问我的看法,我当然认为这场会议是必要且重要的。理由正如我在之前信函中所说的那样,我们这个世界并不安全,而随着时间推移,更大的危机和挑战还在等着所有人,不管是为了迎接这些挑战,还是为了我们自身的和平与发展,团结一致都是有必要的。”
暗黑流放世界
“这些我都知道,我只是好奇……您建立这样一个联盟,真的只是为了这个世界的安全以及凡人文明的未来么?”贝尔塞提娅表情平静地问道,尽管她始终在用敬语称呼高文,但作为白银女皇,某种几乎已经成为习惯的威仪仍然让她的每一句话都能隐隐给人带来压力——好在对于高文而言,这种压力算不得什么。
他曾直面过龙族众神,也见证过沧海桑田,这个世界上恐怕已经没什么存在可以用单纯的“威压”对他产生任何影响了。
“从大局上,我唯一的目标确实就是这个世界的安全以及凡人文明的未来,”高文坦然面对着贝尔塞提娅的视线,理所当然地说道,“但如果非要说私心……是的,我存在私心。我的私心就是希望能够以自己的想法来实现这一切。这个世界上存在很多伟大的人,他们或许都对这个世界的未来有着自己的理解,但我现在希望这个世界发生一些变化,而这些变化不一定符合每一个人的预期,但我认为这样做是正确的……这就是我最大的私心。”
“严格来讲,这应该算野心……但说是‘私心’也不算错,”贝尔塞提娅笑了起来,“我想我明白您的想法了……看来进行一次面对面的交谈确实很有必要,如果是在信函里,您肯定不愿意说的如此直白。好了,既然我问了一个问题,现在轮到您问我了——算作交换。”
“之前你可没提到还有这种交换,”高文忍不住说道,但紧接着便点点头,“当然,既然是让我提问,那我也不会浪费这个机会,我确实有东西想问问你。”
“请讲——当然,尽量不要太涉及隐私,”贝尔塞提娅说着,突然眨了眨眼,“毕竟我已经长大了。”
站在一旁待命的索尼娅顿时呼吸一顿,险些呛到自己:谁敢相信刚才这句话是白银女皇说出来的?
帝禦仙魔
高阶信使感觉自己额头渗出了一点点冷汗,甚至开始担心起今天听到见到这些情景之后是否还能平安回到白银帝国——好在她多少也了解贝尔塞提娅与高文,知道眼前这一幕还不算太过离奇诡异,倘若换个更加不知内情又悲观的人站在这里,恐怕此刻已经把自己埋哪都想好了……
高文却仿佛没有注意到身后高阶信使的动静,同时也没有在意贝尔塞提娅的玩笑,他只是很认真地看着眼前的女皇,问出了自己一早就准备好的问题:“我想了解一下白银帝国的众神信仰现状——尤其是关于自然之神的。”
贝尔塞提娅似乎有些意外,她怔了一下才说道:“就这?”
“有什么问题么?”高文一脸认真,“这确实是我目前最关注的事情。”
“……好吧,这也确实是您的性格,”贝尔塞提娅呼了口气,表情随之严肃起来,“但在回答您的问题之前,我想先确认一件事——您在之前的信函中提到,神明会随着时间推移堕入混乱,最终成为凡人必须面对的恐怖威胁,而在提丰-塞西尔战争中失控降临的战神就是第一个……这一切都是真的么?”
“千真万确,”高文严肃地说道,“我知道肯定会有很多人对此质疑,但我们有着确凿的证据,冬堡战场上成千上万的士兵都是见证者,提丰方面有着详细的资料记载,我们还可以提供从战神残骸中回收的样本。”
“这确实耸人听闻,我想没有谁会突然相信一直庇护着这个世界的神明竟然最终会成为毁灭世界的根源,即便是那些无信者,”贝尔塞提娅摇了摇头,“但不管从理智上还是从个人感情上,我都不得不相信您的说法……这也仅限我个人罢了。”
“我知道这很难相信,但这是这个世界的运转规则所决定的,”高文看着贝尔塞提娅的眼睛,“如果你感觉难以接受的话,或许换个说法可以让那些仍然敬畏并亲近神明的人更好受一些——这种失控疯狂的倾向其实并非神明的本意,我刚才说了,这是世界运转规则决定的,而那些神明……也是这些规则的受害者。”
“看样子在这件事上您还有许多知识可以和我们分享,”贝尔塞提娅若有所思地说道,高文原以为她的反应会更激烈一些,但这位白银女皇竟从始至终维持着冷静淡然的态度,仿佛即便直面神明的秘密也无法动摇她的理智,“之后我会向您详细了解这一切的,至于现在……既然您对白银帝国的众神信仰感兴趣,我就和您简单说说——从身份上,白银女皇兼任着德鲁伊教派的最高女祭司,这方面的事情您也确实应该向我打听。
“如很多人所知的那样,白银帝国曾经的国教是德鲁伊教派,而德鲁伊教派所信仰的神明则是自然之神,巨鹿阿莫恩——直到三千年前,这一信仰都是白银精灵的核心信仰,甚至在某种程度上支撑着精灵帝国的运作,但三千年前的白星陨落之后,一切都改变了。自然之神的反馈消失,自然神术断绝,德鲁伊教派在一段极其混乱且漫长的转型中分裂成了十几个大大小小的流派,而除了后期堕入黑暗的圣灵学派之外,其他各个德鲁伊教派都慢慢变成了钻研魔法与自然奥秘的学术性组织,只不过这些组织仍然保留着‘教派’的名义,而我这个最高女祭司便是昔日德鲁伊教会残存至今的、少数还能跟自然之神信仰有所联系的角色之一。”
“这方面的事情我多少知道一些,”高文点点头,“我好奇的是,在白星陨落之后整整三千年里,精灵们一直在尝试从别的象征目标中重建关于自然之神的信仰,甚至不乏一些将强大的动物之灵、山林之灵视作神明并加以崇拜的德鲁伊组织……这些群体中就没有一个成功和某个神灵建立联系,重现神术奇迹的么?”
贝尔塞提娅静静地看着高文,一时间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她仿佛是在审视和权衡,直到现场再次弥漫起令人倍感压力的气氛,她才突然抬起视线,看向了站在一旁的索尼娅:“高阶信使,请回避。”
索尼娅脸上流露出一瞬间的意外,但下一秒便迅速反应过来,她立刻低下头,悄无声息地离开了花园,而在她离开的同时,原本站在贝尔塞提娅身后的两名高阶侍女也悄无声息地消失在空气中,气息很快便远离了。
我想飛,我要飛 popping默默
高文立刻意识到了什么,心中隐隐有所猜测,贝尔塞提娅则没有让他等太久,在花园中只剩下两人之后,这位白银女皇露出了一抹微笑。
“现在这里只剩我们了——回到刚才的问题。
“在长达三千年的时光里,大大小小的德鲁伊秘教层出不穷,总有人尝试用各种各样的方法来重新向自然祈祷,期盼着能够唤醒他们心目中的自然之神,您问我里面是否有某个幸运的教团真的成功沟通到了某个神灵?是的,当然。
“有秘教成功沟通了神灵,重现了类似昔日自然神术的奇迹,不但有,而且不止一个。”
婚然天成,首席的VIP戀人
高文下意识地吸了口气——这件事他从不知道!任何人都不知道!
他原本只是随口询问的事情,竟然得到了一个令人意外而震惊的结果!
“然后呢?”他立刻追问下去,“那些秘教团后来怎么样了?”
“被当做异端,剿灭了。”贝尔塞提娅轻描淡写地说道。

Comments are closed.